中国千年“蜀道”跨入高铁新时代

西成高铁起于西安市,终至成都市,全长658公里,全线开通初期,将安排动车组列车19对。成都至西安的最短旅行时间压缩至4个多小时,年底实施新的列车运行图后,两地间最短旅行时间将压缩至3小时27分。中国自古以来以艰险著称的“蜀道”也跨入高铁新时代。

阅读全文
新华社陕西分社系列报道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68222

简介:西成高铁的开通,使秦岭由天堑变通途,秦蜀两地的时空距离被大大缩短。上午吃羊肉泡馍、逛博物馆,下午逗熊猫、吃火锅。随着西成高铁的开通,两座历史悠久、文化厚重的城市,即将穿越秦岭,来一次“亲密接触”。

参加模拟运行的55251次CRH3A型动车组列车通过秦岭任家山高架桥(11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12月6日,西安至成都高速铁路实现全线开通运营。这是我国首条穿越秦岭的高铁,也是首条实现4G信号全覆盖的山区高铁。

 

西成高铁自陕西省西安市引出,向南经陕西省安康、汉中市,至四川省广元市、绵阳市,在江油站与绵阳至成都至乐山铁路相连,抵达成都市,全长658公里。其中,新建西安至江油段506公里,设西安北、阿房宫、鄠邑、佛坪、洋县西、城固北、汉中、宁强南、朝天、广元、剑门关、青川、江油北、江油等14个车站,运营时速250公里。

阅读全文

11月25日,张骞后裔在西成高铁55854试验动车的车厢里与家人视频连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今年34岁的张东亮近来最高兴的事,莫过于作为中国古代丝路开拓者张骞后裔的代表,在11月25日乘坐即将通车的西安至成都高铁进行了一次非同寻常的体验。

“当年我的祖先张骞从汉中出发,经由古代栈道来到长安入仕,并最终开辟了‘凿空西域’的伟业。乘坐高铁在山间飞驰的感觉非常美妙,古代人翻越秦岭要用几个月的时间,而我们这一代人却能乘着高铁在几个小时内自由穿行。”张东亮说。

阅读全文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67685

巍巍秦岭,如巨龙般横亘于关中平原和四川盆地之间。关中是秦汉唐时期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四川则自秦汉以来就是中国历代经济重要支撑,出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多方面需要,两地之间的交通往来络绎不绝。千百年来,先民们凭借自己的智慧与坚韧,在万仞千峰间的秦岭开凿出了条条道路,后经官方不断修缮,逐渐形成了连通秦蜀的七大古道。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秦蜀古道随着时代变迁湮没于岁月烟尘之中,但是秦蜀两地的交通方式却在不断发展和变革。从民国时期修筑的川陕公路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多条国道再到高速公路,从宝成铁路再到现代化的西成高铁,秦岭由天堑逐步变成通途,秦蜀两地的时空距离被不断缩短,“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的嗟叹也将被“秦蜀两地一日还”的新时代华章所代替。

阅读全文

11月8日,上线试运行的西成高铁停靠在鄠邑站。新华网 杨喜龙 摄

高铁来了,这几乎是长期深居秦巴山区的居民们今年最为期望的大事之一。再过不久,西安至成都高铁就要从他们的家门口开过。从千百年来“困于蜀道”,到一步迈入“高铁时代”,陕西宁强、洋县、佛坪等这些曾经散落秦巴深山的“明珠”将迎来历史发展新机遇。提前筹备农家乐、抓紧制作农特产品、发展综合性旅游……秦巴居民正在筹谋“高铁时代”新生活。

阅读全文


这是11月5日在四川广元市拍摄的西成高铁四川段的一段路基。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摄

空中,特大桥跨越朱鹮国家级保护区湑水河段,首创长达32公里的高铁鸟类防护网;地面,桥隧相连的形式连续穿越菜子坪大熊猫走廊带、天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观音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珍稀动物留下生命通道;高清动态网络摄像机实时记录每一帧守护生命的画面,科研人员密切跟进监控……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3日,一列动车组西成高铁试运行列车驶入汉中站。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蜀道,是古代由长安通往蜀地的道路。蜀道穿越秦巴山脉,道路崎岖难行,以至于诗仙李白在诗作中发出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感叹。

作为我国第一条穿越秦岭的高速铁路,即将通车的西安至成都高铁依托我国世界领先的高铁技术,一举让“蜀道难”变成了过去式,也使得蜀道从中国历史上的道路文化遗产演变成了新时代发展的华章。

阅读全文

西成高铁连起川陕“后花园”

2017年10月13日,一列动车组西成高铁试运行列车驶入汉中站。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交通不便曾是西部人们出行面临的难题,而“蜀道难”更是困扰西北和西南经济融合发展的“难中之难”,即将通车的西安至成都高铁有望破解这一“千年难题”,西部地区追赶中东部、实现均衡发展的脚步也更加自信坚实。

阅读全文

在四川省江油市,西成客专四川段青岗坝特大桥横跨宝成铁路(3月29日摄)。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一千多年前,李白以一首《蜀道难》描述了入蜀之路的崎岖艰难。1958年,宝成铁路投入客货运营,千年险阻化作千里通途。如今,随着西成高铁的正式运营,成都至西安的最短旅行时间也压缩至4个多小时。对比宝成铁路和西成高铁的建设历史,从手拉肩扛到机械施工,从蒸汽车头到高铁银龙,见证我国铁路发展历程的艰辛,展现中国轨道交通领域取得的辉煌成就。

阅读全文


参加西成高铁模拟运行的CRH3A型动车组列车通过秦岭南麓的洋县龙亭镇赵家岭隧道(11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 摄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1200年前,唐朝大诗人李白置身雄奇险峻的秦巴大山,写下千古绝唱《蜀道难》。而今,随着我国第一条穿越秦岭的西成高铁通车在即,“蜀道难”将成为历史。

自古以来,人们把翻秦岭过巴山、连接西安和成都的道路称为蜀道。据史料记载中国古代连接秦蜀两大地区的只有蜿蜒在秦巴山区中的子午、傥骆、褒斜、金牛等7条古道。

从秦汉时的古栈道到2007年9月西安至成都高速公路的全线开通,跨越了2000多年;而从高速公路到高速铁路的开通,仅仅用了10年。蜀道的演进,是一个又一个奇迹的创造。

阅读全文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