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上的“早八点”之约——十四运会马拉松游泳比赛地的“泳者”群像

2021-03-18 18:20
编辑: 王智超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西安3月18日电 题:汉江上的“早八点”之约

  ——十四运会马拉松游泳比赛地的“泳者”群像

  新华社记者郑昕、张晨俊

  春分节气将至,气温乍暖还寒。在位于秦巴山区的陕西省安康市,穿城而过的汉江被一片晨雾笼罩。朦胧中,一个个橘红色“跟屁虫”游泳气囊浮现水面,接着,“泳者”鲜艳的泳帽和劈波斩浪的身姿逐渐清晰起来……

  安康被誉为秦巴山区璀璨的明珠,长江的支流汉江则像是串起明珠的绸缎。奔涌不息的江水,不仅为当地人的生活和发展带来便利,也是天然的运动场所。汉江上的“泳者”,在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对这条母亲河的眷恋。

  “这些年来,在汉江特别是安康汉江一桥附近游泳的人不计其数,约400米的江面上有时候和下饺子一样。”安康市游泳协会秘书长张立志告诉记者,安康只算市区的民间游泳队就有十几支,其中绝大多数涉及冬泳。如今有全国或者省上横渡或冬泳比赛的通知,他根本不需要动员,队员们早早都报满了。

  安康“早八点”冬泳队就是其中的一支。

  “队伍名字叫‘早八点’,说明大家经常约在早晨八点来游泳。但实际上,我们经常六七点钟就钻进水里了。”今年62岁的安康市汉滨区居民杨波告诉记者,自己退休前是名工会干部,以前的工作就是组织大家锻炼。从2009年开始,他也经常性参加冬泳。

  “我现在基本天天泡在水里哩。”杨波掰着手指头数自己的日程:每天清晨在汉江里游泳,每周二四六去健身房“撸铁”,其余4天的下午去游泳池或者到江里再游一次。

  也正是因为有如此自律的锻炼计划,杨波无论从精神还是体态上,都看不出是一名“五零后”。而作为队里的老大哥之一,他也带动着全队奋“泳”拼搏。

  “咱队没什么统一着装,但只要看到队员各式各样的背包和泳帽,就知道我们去过多少地方。”队中另一位骨干、今年52岁的张小波说,全队20多名队员起初都是在汉江游泳时结下的友谊,进而组队去参加在重庆、湖北等地举办的全国比赛,有些人还带着名次回来。

  在通过游泳获得身心愉悦的同时,队员们也在发挥着汉江游泳者“多功能”的社会责任。今年59岁的退休职工赵秋花告诉记者,这些年来,汉江上的游泳队平均每年都能救下好几人,其中大部分是水性不好溺水的游泳者。

  “汉江水流速快,水面有时还有漩涡。很多人以为自己在泳池里畅游无阻,到了江里也没问题,其实并不是这样。”赵秋花说,现在他们看到水里的生面孔,都会先去问一问,告诉他们在江里游泳的风险与注意事项,有时甚至要把自己的“跟屁虫”让给对方。

  汉江也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重要水源。尽管汉江的水质近年来一直达到Ⅱ类以上且逐年向好,但队员此前看到有人在江边洗衣服或丢掷杂物的,都会“多管闲事”地上去叮咛两句。“汉江是活水,有自洁的机制,但我们看到这些不文明行为时,还是觉得有义务去制止。”杨波说。

  近几年在汉江一桥游泳的队伍逐渐增多,“早八点”也开始扩展场地,有时会前往距离市区20多公里的瀛湖游泳。这里也属于汉江的一部分,是安康水电站筑坝形成的淡水湖,有“陕西千岛湖”之称。其中,景色最为怡人的翠屏岛公开水域,也将是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10公里马拉松游泳项目的比赛场地。

  作为瀛湖近年来的“十大重点工程”之一,翠屏岛比赛场地建设和周边环境提升工作已经完成,在岛上制高点处修建的功能用房——十四运水上马拉松指挥调度中心也已挂牌。在2019年就举办过首届汉江公开水域游泳邀请赛的瀛湖,即将迎来更高水平的赛事。

  尽管平时并不会一口气游上个10公里,但“早八点”的队员还是经常在翠屏岛外围游一圈或者打个来回,满打满算也有两三千米。“这里的水更深更静,跳进去冬暖夏凉,和在汉江里游又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杨波说。

  “在这里游泳,才是真正与湖光山色融为一体。”他补充道,“杨波、张小波,你听名字就能知道我们队员与水的缘分。我们都是从小在汉江里扑腾大的,也希望全国更多游泳和冬泳爱好者能来安康,在汉江里一试身手。”(完)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27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