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深处的三场比赛

2021-02-24 09:34
编辑: 王智超
来源: 陕西日报

  大美秦岭 资料照片

  2月22日,春寒未消。53岁的护林员方永芳起了个大早,简单吃过早饭就踏上了巡山路。爬上山头,只见巍巍秦岭连绵不断、层峦叠嶂,云在山中、山在云中,景色让人心醉。

  眼下,森林火险等级居高不下,防火形势十分严峻,方永芳把注意力全放在了秦岭深处的黄柏塬林区。在林场工作30年,方永芳深深地爱上了秦岭、爱上了森林。每一次巡护,他都格外认真,想为森林多做一些事情。30年来,方永芳经历了很多事情,但是有三场“比赛”让他印象格外深刻。

  第一场:

  伐木比赛导致生态恶化

  1991年,方永芳从部队复员,成为省太白林业局的一名职工,主要负责伐木。当时国家建设需要木材,为了鼓足大家干劲,林业局经常开展伐木比赛。

  军人出身的方永芳不甘落后,伐木积极性很高。“开始是从条件最好的区域砍伐,哪棵树能卖钱就伐哪棵。”方永芳回忆。他最先去的是黄柏塬镇关门石沟附近的原始森林。林中流水声哗哗地响,大树笔直,有些粗壮的树一个人都抱不住。“当时建设需要木材,现在看来,真可惜了。”方永芳说。

  “以前单位有指标,大家拼命地伐木。省太白林业局下设的7个林场每年要伐4万多立方米木材。”二郎坝林场场长刘建民说。

  破坏生态,人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每年春季,没有森林阻挡,滚滚黄沙从满目疮痍的山间袭来,让人难以睁眼。当地人称之为下黄沙。“到了夏天,雨水多,经常发生洪灾。林场道路常被洪水冲毁,生活物资只能靠人背。”方永芳说。

  森林没了,野生动物也少了。“1994年的一天,我突然看到林子里晃着个毛茸茸的身影。停下仔细一看,两个大黑眼圈,两只黑耳朵,这不就是大熊猫嘛!”提起那次经历,方永芳很兴奋。在山里,他还经常遇到羚牛、林麝、金丝猴等野生动物。可之后的几年,这些林场“常客”变成了“稀客”。

  在这场比赛中,人们赢了经济利益,输了生态环境,由此意识到发展方式必须转变。从1998年开始,国家全面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方永芳也从伐木工转变为护林员。

  第二场:

  护林比赛引来绿树满山

  转变身份的方永芳全身心地投入到植树造林、森林抚育、巡林管护等工作中。他先后在桃川林场、黄柏塬林场当了10余年护林员,几乎走遍了辖区每片山林。不服输的方永芳,与同事们比赛,看谁管护的林子成活率高、长得好。

  2010年,方永芳成为二郎坝林场鳌山管护站站长。鳌山管护站位于省太白林业局辖区南端,海拔2235米,是陕西海拔最高的管护站。5748公顷的林区,只有一条贯穿南北的公路。巡山时,护林员只能走羚牛、野猪等动物踩出来的羊肠小道。

  森林防火是方永芳工作的一个重点。2014年秋季一个寻常的下午,一股黑烟突然从远处山林间蹿起。“糟了,有火情!”方永芳和同事赶忙放下手中的活,朝着冒烟的地方奔去。幸亏及时赶到,驴友野营留下的火种还没有扩散成灾,方永芳和同事迅速扑灭了火苗。“森林最怕火,一刻也不能疏忽。那次要是晚一点,后果不堪设想。”方永芳说。

  防止盗伐林木,也是方永芳巡护的重点。

  “前些年,在巡山时会遇到盗伐林木的群众。我们就主动进行劝说教育,大多数人很快就把木材放下了。也有个别人难沟通,咋说都不听,还用很难听的话骂人。我们只好硬着头皮耐心做工作。”方永芳说,近几年,随着森林保护力度的加强和人们观念的转变,盗伐现象基本消失了。

  巡山途中有美景也有危险。夏天林木茂盛,路上要时刻提防草里的蛇,林子里的蜱虫、胡蜂等,在山上受伤更是家常便饭。

  回忆起遇到羚牛的经历,方永芳记忆犹新:“原本是一次日常巡护,刚穿过一片密林,迎面碰上了落单的羚牛。我们扭头就跑,连滚带爬上了个土坎,才躲过一劫。一位同事在慌忙中滑倒,被牛角划伤了大腿。虽然惊险,但说明生态环境好了,生活在秦岭深处的羚牛扩大了活动范围。这是好事儿。”

  经过不懈努力,省太白林业局辖区的森林覆盖率由天保工程实施前的92%提高到98.15%。如今,森林里的“精灵”们又回来了。2020年,该局架设的65台红外相机拍摄到大熊猫、金丝猴、羚牛、金钱豹等珍稀野生动物照片27248张、视频12110段。

  第三场:

  致富比赛赢得人山和谐

  生态环境的好转,给大山里的群众带来了实惠。经历了伐木和护林两场比赛的方永芳,见证了乡亲们依靠绿水青山的致富比赛。

  黄柏塬被称作“秦岭小九寨”,森林茂密,溪水潺潺,瀑潭相映。大箭沟彩石、皂角湾稻田、干涸沟瀑布等景点如诗似画,让游客流连忘返。

  “秋天赶着红叶节去黄柏塬采风,层林尽染,置身其中立刻能感受到森林蕴藏的生机,实在太美了!”常去黄柏塬景区写生的油画爱好者王慧慧感叹。

  步入黄柏塬镇,远远便能看到路旁漂亮整洁的小楼。这都是当地群众建起的特色民居。通过提供餐饮住宿等服务,靠山吃山的乡亲们逐渐富了起来。

  方永芳告诉记者,镇上最早开办的“小芹农家乐”就在林场附近,是当地农民何能军2000年办起来的。2008年,在当地政府引导下,何能军的农家乐开始规范经营。随着游客越来越多,农家乐生意也越来越红火。2015年,他又加盖了两层楼,设置20间客房,办起集餐饮住宿为一体的农家乐,年收入30多万元。“咱沾了这黄柏塬景区的光,在山里也能过上好日子!”何能军说。

  目前,黄柏塬镇有108户农家乐,年接待游客近4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1.6亿元,户均增收3万元以上。村民因山而富,乱砍山林、乱倒垃圾等现象再难寻见了。

  二郎坝村是黄柏塬镇独具风情的岭南村庄,曾是深度贫困村。省太白林业局结合当地林业资源优势,扶持鼓励村民养殖中蜂,免费为村民提供蜂箱和技术培训,并建立养蜂示范点。贫困户洪泽治养蜂130箱、罗树民养蜂90箱……每个蜂箱每年的产值近千元。除了养蜂,村里还依托自然资源优势,发展杂果林、板栗林、中药材等特色产业。2019年,二郎坝村退出贫困村序列,102户307名贫困群众过上了幸福生活。

  “乡党们的日子一天赛过一天,咱这心里也和蜂蜜一样甜!”刘建民说。

  30年,发生在秦岭深处的三场“比赛”,赛出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赛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记者 王海涛 段承甫)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131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