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千年古都正在崛起“硬科技”

2020-08-30 11:06
编辑: 汪艳
来源: 新华网

  中科微精的技术人员正在利用五轴超快激光加工装备加工相关零件。(中科创星公司供图)

  新华社西安8月29日电(记者姚友明)正值2020年中国科技活动周期间,陕西稼轩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国科学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注:以下简称为“西光所”)法律顾问曹鹏这几天经常接到中国各地科研院所或科技创业者打来的电话,向他咨询科技成果产业化创新过程中的相关法律问题或者政策建议。

  “我现在一年到头都在忙着干这个,其他领域的业务都生疏了。”曹鹏笑言。

  若是放在十年之前,曹鹏可能并不会如此忙碌。当时,西光所副研究员、科技成果转化团队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之一的米磊在从事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时发现,“科技经济两张皮”的现象普遍存在。

  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米磊意识到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带动经济发展的人口红利也正逐渐消失,需要用科技的力量对经济发展做有效支撑。2010年,他提出了“硬科技”的概念。

  所谓硬科技,是指基于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之上,经过长期研究积累形成的,具有较高技术门槛和明确的应用场景,能代表世界科技发展最先进水平,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支撑作用的关键核心技术。

  通过“拆除围墙、开放办所、专业孵化、创业生态”的创新发展模式,西光所开始打造“热带雨林”,让拥有高精尖原创技术的科研人员告别“冷板凳”,拼出“热产业”。

  在西光所所长马彩文看来,“软硬兼施”是做好科技成果转化的奥秘所在。

  软,指的是解放思想,打破科研人员身份、编制制约,吸引了一批优秀领军人才创新创业。马彩文说:“很多研究院所对于将国有的科技成果产业化存在疑虑。实际上,在我们看来,不做科技成果转化,才真的是国有资产的流失和损失。”

  硬,指的是成立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简称“先导院”),为初创硬科技企业提供价格昂贵却利用率不高的重资产设备。

  西安唐晶量子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先导院入驻的硬科技企业之一。2017年,公司总经理龚平在看到激光光源在某品牌手机人脸解锁功能方面实现了应用后,他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一切的工商、税务手续都是中科创星在做的,我基本上是拎包入住、创业。因为有先导院搭建了基层工艺环境,我节省了1000万元左右的购置设备资金,”龚平说,“2018年4月底公司基本完成入驻,当年9月第一片VCSEL外延片样品就出来了,这个速度在同行业中都是首屈一指的。”

  先导院副总经理侯宏波介绍说,如今先导院能为近30家企业提供服务,未来二期工程建成后,这个平台能为200家初创企业提供助力。他坦言,如果没有先导院提供平台,那么每家孵化企业往往需要多耗费18个月的时间来自建厂房和中试平台。

  “多等一年半,可能企业开始中试的产品已经都迭代了,企业可能就没有生存空间了。” 侯宏波说。

  和其光电的生产人员正在检验滤波片为模块加工做准备。(中科创星公司供图)

  截至目前,中科创星已先后孵化培育了348家企业,基金规模53亿元,累计实现投资34亿元。今年4月,中科创星以及部分由其参与孵化的硬科技企业一起入驻了位于西安市高新区的硬科技企业社区。

  来到新的办公环境,西安和其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文松准备大干一场,他的公司在光纤传感测温领域处于国际领先位置。

  “这些光纤传感设备属于高压设备配套应用产品,能实时监控变压器绕组温升,从而为判定变压器的工作状态提供依据。” 张文松说,目前他的产品正在中国部分铁路系统的电网上进行试点,助力变压器设备提高安全预警水平和利用效率。

  因为掌握了微米量级微小单元温度监测和光纤浇注这两项核心技术,所以未来和其光电的产品在科研、医疗、半导体等行业有着极为广阔的应用场景。

  张文松说,公司从2012年成立以来,拥有着平均每年55%的产值增速,搬入硬科技社区之后,公司运行的效率获得了大幅提升,产能也较之前有了5倍以上的增长。到2027年,公司产值有望突破10亿元人民币。

  5月8日,中国科技部火炬中心同意西安高新区创建硬科技创新示范区。米磊表示,中科创星会进一步做好智库方面的研究和筹备,主要围绕人工智能、5G、物联网、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做一些提前布局。

  另外,西光所和西安高新区已经决定共同成立一个硬科技创新研究院,打造一个年产值千亿元规模的硬科技产业集团。硬科技正在西安这座千年古都迅速崛起。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6112643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