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楼上过日子,楼下赚票子”——来自陕西安康的易地扶贫搬迁一线观察

2020-08-26 11:14
编辑: 郝云菲
来源: 新华网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图文互动)(1)“楼上过日子,楼下赚票子”——来自陕西安康的易地扶贫搬迁一线观察 

  这是2018年7月18日拍摄的陕西省石泉县池河镇西苑社区(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新华社西安8月26日电(记者陈晨、李浩)搬入陕西省石泉县池河镇西苑社区的新家后,再到汛期,刘文波也能睡个安稳觉了。

  “老房子在滑坡带上,一遇上暴雨,干部就要组织大家往安全地带跑。”坐在窗明几净的新家里,如今已是一名驾校教练的他忆起过往,感慨万千。

  挪穷窝、立新业、稳得住、能致富……“十三五”期间,在位于秦巴山区腹地的陕西省安康市,33.52万人通过易地扶贫搬迁离开深山,开启走向小康的新生活。

  挪穷窝:5年间33万余人搬离大山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图文互动)(2)“楼上过日子,楼下赚票子”——来自陕西安康的易地扶贫搬迁一线观察

  陕西省汉阴县紫云南郡移民安置社区居民周红艳(左)与丈夫在社区新家中(7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下班回来,刘文波畅快地洗了个热水澡。为阳台上的月季花浇水,拿起抹布把家具擦拭个遍。

  山大沟深,难养一方人。13岁那年,刘文波就出门讨生活。哪一年下了煤窑,哪一年当上保安,哪一年在工地搬砖摔伤了肩……与贫困抗争的记忆刻骨铭心。一到雨季,他还得跋山涉水回家,守着太爷爷留下的老屋。

  易地搬迁让这些成为往事。2017年,刘文波一家告别深山,搬进120平方米的新居。刘文波成了驾校教练,社区也为他的妻子介绍了工作,小儿子在家门口的小学读书,吃上了免费营养餐。

  新家的墙上,一幅“家和万事兴”的画卷,描绘出这一家人挥别贫困的心情。

  同在西苑社区,62岁的钟家玉穿起旗袍,成为老年模特队的骨干。“过去住在山里,连挑水都要走几里山路。三个孩子初中没毕业就去打工了。”钟家玉说,现在搬了新家,自己和小儿子单过,儿媳在社区超市打工,日子越过越红火。

  三室一厅的新居被收拾得干净整洁。一面鲜红的国旗插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墙上贴满小孙女的奖状。“日子好了,希望家里能出个大学生。”钟家玉说。

  三代人际遇之别,折射出脱贫攻坚带来的变迁。站在高处眺望西苑社区,78栋居民楼蔚为壮观,超市、学校等配套设施齐全,俨然一座山中小城。

  “易地扶贫搬迁是安康脱贫攻坚的首胜之役。”安康市自然资源局局长王琳说,按照靠近城镇、景区、园区、中心村的选址原则,安康共建设“十三五”搬迁安置房10.53万套,33.52万名群众乔迁新居。

 

  立新业:新家门前 赚钱顾家两不误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图文互动)(5)“楼上过日子,楼下赚票子”——来自陕西安康的易地扶贫搬迁一线观察

  陕西省平利县老县镇锦屏社区居民在社区工厂内工作(7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穿针引线,操作机器,一个活灵活现的布老虎在程爱民双手间渐渐成形。在安康市汉滨区谭坝镇松坝社区的毛绒玩具厂里,41岁的他是为数不多的男工之一。脚边的一双拐杖,透露出与众不同。

  程爱民15岁患上骨髓炎,27岁才走出大山,却因身体残疾打工屡屡碰壁。两年前,他不曾想过,自己能搬入新家,还在家门口的社区工厂成了上班族。

  “活儿不重。父母和我都在这里打工,三口人每月能挣5000多元!”去年全家脱了贫,还置办了彩电和冰箱,程爱民也在心中许下个“小目标”:“自食其力的感觉很爽!现在,我还想成个家。”

  为了让搬迁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安康因地制宜兴办社区工厂、扶贫车间。截至2019年底,全市在搬迁集中安置点兴办社区工厂587家,吸纳2.13万人就业。

  走进平利县老县镇锦屏社区,一栋栋徽派建筑的安置楼依次排开,山上的茶园绿意盎然,山下的社区工厂内一派热火朝天。毛绒玩具厂里,从大山深处搬迁而来的张运弟快人快语:“有了新家,又在社区工厂上班,每月收入2000多元,还能照顾两个孩子读书。楼上过日子,楼下赚票子,日子舒坦着呢!”

  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平利县委书记郑小东说,为解决好搬迁群众离乡离土后续发展问题,平利坚持建社区与建园区、兴产业一体谋划,累计建成现代农业园区125个,引进社区工厂89家。“山上兴产业,山下建社区,社区办工厂”让群众乐业安居。

  新生活:融入城镇收获“稳稳的幸福”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图文互动)(3)“楼上过日子,楼下赚票子”——来自陕西安康的易地扶贫搬迁一线观察

  陕西省汉阴县紫云南郡移民安置社区居民在社区广场上跳舞(7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劳动工具往哪儿放”“社区有没有地能种点菜”……眼见群众搬下山,锦屏社区党支部书记江慧丽却遇上了新问题。1346户群众从11个村搬迁而来,生活习惯迥异。要适应“山中人”变成“城里人”的生活,还得为群众架起“引桥”。

  为此,平利县在安置社区探索建设“小库房”“小餐厅”“小菜园”“小课堂”等“十小工程”。江慧丽说,在锦屏社区,定期开设的“小课堂”培训就业技能,“小库房”存放生产工具,“小厅堂”推进移风易俗,流转70亩土地建起“小菜园”,让有需求的搬迁户每家分得一分菜地。

  在紧邻锦屏社区的“小菜园”里,69岁的搬迁户冯德仓正在撒白菜籽。“有了这分地,可以种些菜。孩子们在社区工厂上班,我也有事干。”他说。

  在汉阴县,当地探索“‘138’后续扶持模式”,通过建好一个支部,办好居委会、社区工厂、农业园区三大载体,推进便民服务中心、儿童托管中心、矛盾调解中心等八大中心,写好搬迁群众融入城镇的后半篇文章。

  “买菜、买药,老人日间照料,不出社区,啥事都能办。”在汉阴县最大的移民安置社区紫云南郡,每到夜间,58岁的周红艳都会在广场上翩翩起舞。“我们跟城里人的生活没啥两样。告别了苦日子,剩下的都是幸福。”(完)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31126414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