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敢招呼朋友上门”到“家的味道越来越浓”——陕西西安长安区创新“末梢治理”调查

2020-08-04 08:53
编辑: 杨喜龙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西安8月3日电(记者刘书云、姜辰蓉)住在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华富园小区的房敏最近走路都带着几分轻快。“过去住在垃圾堆里,生活没盼头。现在小区干净整洁环境美,出来进去心情咋能不好!”房敏笑盈盈地说,“我们这个曾经让当地人摇头的脏乱差小区,现在成了业主的舒心家园。”

       “问题小区”华丽变身

       近日,记者走进长安区华富园小区,看到这里道路干净,机动车停放整齐,路灯监控一应俱全。

       然而,就在一年前,这里还是远近闻名的“问题小区”。小区业委会主任张亚明告诉记者,长期以来,这个老旧小区没监控、没路灯、没大门。“机动车随意停放,有几次电动车飞线充电出现火情,消防车根本进不来。盗窃案更是时有发生,有一户一个月内竟被偷了3次。”

       在这里住了15年的房敏向记者展示了几张小区过去的照片,只见住宅楼周边的空地上、绿化带内,堆满了废旧家具、装修垃圾和生活垃圾,仅有窄道供人勉强出入。她说:“那时真是太绝望了。住在垃圾堆里,夏天不敢开窗,晚上不敢出门。物业是一个70多岁的老人,只收费不管事。我们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住这儿,更不敢招呼朋友来串门。”

       现在的华富园小区换了新物业,改了旧面貌,不少搬走的住户又回来了。“以前我们的房价是整条街最低的,根本没人敢接手。现在环境好了,每平方米涨了近2000元,我们感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住着越来越舒坦。”房敏说。

       “上级围着下级转,条条围着块块转”

       “我们在基层工作中发现,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社区管理难题日益凸现。辖区34个社区内,平均1名街办干部需服务4000名群众,1名社区工作人员需服务1900名群众。由于人员不足、渠道不畅、手段有限,加上一些老旧小区无物业管理、无人防物防、无主管部门,导致小区垃圾乱倒、车辆乱放、业主乱搭等问题成堆。”长安区区长李娴说。

       为此,他们从去年9月份开始在全区400个城市小区中创新开展“末梢治理,为民服务”行动,探索建立“2+4”工作机制,机关党员干部深入小区一线,打通基层治理、服务群众“最后一米”。

       李娴介绍,“2+4” 工作机制,主要是选派396名科级以上优秀党员干部,服务长为小区第一责任人,街道联系长为第二责任人,社区民警、法律顾问、物业企业、自治组织协同配合,协商解决小区居民实际问题。截至目前,396名服务长共组织召开“2+4”工作会3000余次,走访群众10万余人次,解决问题5000余件,全区上下形成了“上级围着下级转,条条围着块块转”的工作机制。服务长成为名副其实的小区第一责任人,在城市末梢为民解忧。

       以华富园为代表的许多老旧小区,就是在服务长、包抓单位、社区、街办和小区住户的共同配合下,一步步脱胎换骨。据不完全统计,全区共拆除私搭乱建2127处,清运垃圾6031车,清理楼道杂物9390处,400个城市小区基本达到清洁小区标准。许多老旧小区实施了拆墙并院,打通了生命通道,减少了安全隐患,挪腾了有效空间,共享了小区资源。记者走访发现,得益于生活环境改善和一批老大难问题的化解,“末梢治理、为民服务”行动获得小区业主普遍点赞。

       干部“接地气、长本领”

       记者调研发现,“2+4”工作机制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积极作用。长安区在西安市提前两天启动防控工作,全区党员干部迅速集结,精准下沉,弥补了街道和社区人员不足、防疫力量薄弱等难题,每个小区有人管,每个门口有人守。服务长们还在业主群里“接单”,为居民跑腿、购物、送货。

       长安区委书记王青峰说,“2+4”工作机制不仅帮群众解了难题,也成为锻炼和培养干部的舞台。“过去,一些机关干部不了解群众诉求,协调能力不足。我们以机制倒逼干部到社会治理的最末梢,让他们到基层换脑子、到一线改作风,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在提升基层治理实践中提升干部的综合能力。”

       32岁的阮超是一名小区服务长,刚“下派”时,想入户了解情况,结果群众的门都敲不开。他就从扫小区院子、拖小区楼道开始干起,一周后住户们逐渐接受了他,有人开始主动找他反映小区难题,他则想方设法一一解决。现在小区住户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家人,时常找他拉家常。(完)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4112632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