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技傍身服务全国 “云”端上打零工的创客

2020-05-25 09:22
编辑: 郝云菲
来源: 陕西日报

  依托平台,创客杜磊的设计服务开始走出陕西,走向全国。 记者 王睿摄

  马博的金创客工作室正在平台上进行孵化。 通讯员 陈皓摄

  对于自由职业者杜磊来说,加入 “全球云端”零工创客共享服务平台(以下简称平台),就像是给自己找了个“娘家”,面对客户再也不用唱“独角戏”。“以前作为自由职业者,我没法儿和企业客户签订合同,时常拿不到服务费的尾款。现在通过平台接单,只要任务完成通过验收,就能拿到所有服务费,干活儿更有信心了。”杜磊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打零工已经成为一种新型用工模式,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者、“斜杠青年”依靠自身技能,通过网络寻找更加多元化的创收机会。他们把自己变成“共享员工”,为不同的需求方提供各类短期服务。近日,西咸新区秦汉新城平台入选全国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最佳实践案例”。截至3月底,平台已注册创客1553人,注册企业166家,交易额5982万元,为自由职业者、“斜杠青年”等灵活就业人员提供了一条稳妥的创收渠道。

  给打零工穿件风险“防护衣”

  “我是做平面设计、广告设计的,近70%的业务都是靠熟人介绍。而且大多数时候,我的业务都没有签合同。这样的后果就是,业务拓展的范围有限,业务的尾款很难保障。”杜磊说。

  如今,这一情况发生了变化。杜磊在平台上注册后,将自己的服务内容像淘宝商品一样,在平台上展示出去,坐在家中就有业务找上门。

  解决痛点,是平台设立的初衷。

  “平台主要发布登记企业的用工需求,并优先匹配与企业要求相适应的各类就业人员信息,最大程度实现供需双方的‘云端握手’。当双方达成用工意向后,企业和平台签订服务外包合同,平台再与个人签订服务众包合同,保障各方权益不受损害。”平台的建设、运营方,陕西零工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张震北说。

  目前,平台已经在陕西、甘肃、新疆、浙江等地布局服务中心,不断扩大服务区域,吸引企业和各类创客注册。创客们既独立于平台,又依托平台扩大服务范围,成为平台的重要资源。

  2020年春节前,杜磊从平台上接到了第一笔省外的业务订单:为甘肃一家企业设计logo。

  “我用10天完成了设计。提交服务的6个小时后,3000多元的服务费就到账了,非常方便、快捷。希望以后这样的单子越来越多。”杜磊说。

  规范的接单程序,既为杜磊降低了接单风险,又扩大了业务范围。现在,再有朋友给杜磊介绍业务,他会主动让企业去平台注册,从平台上完成整个业务手续。

  推动人力资源更快流动

  就像20世纪80年代出现的“星期天工程师”一样,“零工经济”的背后,是打破各类束缚,让人才充分发挥自身能力,让创新要素在更广的空间加速流动。

  “这个平台链接服务供需双方,给企业和个人提供便利,让创客享受到红利,企业享受到便捷,解决了服务流通的方式和效率。”张震北说。

  远在新疆的马博,以前在工作之余,常接一些信息化项目的方案设计业务。

  去年8月在平台上注册后,马博的软件设计能力被很多平台上的企业看好。以前他三四个月才做1单业务,现在1个月就能接1—2单。

  业务越来越多,马博忙不过来就选择了辞职,做起了自由职业者。今年1月,马博的业务额已经超过了平台设立的创客业务额的上限。在平台的指导下,他成立了金创客工作室,继续在平台上进行创业孵化。

  最近,他和一名成都创客共同完成一家企业的智慧工地建设方案设计。“以前接单,总感觉是单打独斗;现在通过平台,我可以和全国的创客对接,共同来完成工作。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马博说。

  3月,疫情刚有所缓解,做电力工程项目的陕西技兴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技兴电力公司)就开始忙起来了。

  宝鸡一处保障房建设工地需要进行水电设施建设,这家公司接到了这个项目,需要当地近30名具有水电技能的工人现场施工。

  这种用工方式对于技兴电力公司总经理巴鹏来说,非常适合管理。“我们的工作地点根据项目所在地而不同,按需求购买工人的服务,而不需要雇用他们,企业能以更低的用工成本完成项目。”巴鹏说。

  然而,企业虽然购买了工人几个月的劳务服务,但工人作为个体,无法向企业提供税票,技兴电力公司需要安排专人完善相关手续,无形中增加了企业成本。

  如今,技兴电力公司的问题被零工创客共享服务平台解决了。

  技兴电力公司把宝鸡这近30名水电工信息提供给平台,由平台与工人联系,提供注册服务,并由平台负责每个月工人的薪资统计和发放。企业只需核对相关信息后,直接将工资转账到平台。在这个过程中,相关的税务手续也由平台来完成。

  巴鹏发现,以前企业给工人发工资,常需要10天左右。而现在,通过平台,工人2天就能拿到工资。从去年5月加入平台至今年3月,这家企业已经通过平台发放近300万元劳务费,为企业节约成本近6万元。

  做政府管理和市场需求的桥梁

  不难发现,无论是创客还是企业,在“零工经济”中,他们都面临着税务等方面的问题。

  在张震北看来,随着灵活就业越来越普及,零工创客共享服务平台更像是政府监管需求和市场服务需求之间的纽带。

  平台涉及的为创客代扣个税、为企业提供发票,以及后面还要延伸的创客社保缴纳、公积金缴存、创业孵化等服务,都需要政府人社、税务、市场监管、出入境等部门联动配合。

  “作为‘自贸+服务贸易+双创’三试联动的成果,我们在平台上构建多重闭环管理模式,实现了合同履行、工资结算、社保缴纳等全过程监督,不仅确保了供需双方劳动权益,还实现了分散税源、社保等的有效归集和征收。” 陕西自贸试验区秦汉新城功能区管理办公室负责人黄迪说。

  平台运行以来,还开辟了大学生创业窗口、复转军人双创窗口、弱势及特殊人群直通车等特定人群服务专栏,不断扩大服务的普惠性和保障性,努力实现“想干能找到活,有活能找到人”的目标。

  “我们把由创客自发形成的、零散的服务外包业务,整合为平台级的服务外包业务,在企业、创客、政府之间做好政策‘翻译’工作,进一步提升服务流动效率,提高经济活力。”张震北说。(记者 王睿)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31126028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