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莽篡汉后面值最大货币出土

2020-01-14 10:03
编辑: 杨喜龙
来源: 西安日报

       昨日,记者从2019年度陕西考古新发现公众汇报会上获悉,汉长安城兆伦铸钱遗址考古不仅发现了汉代和新莽时期的国家造币中心,还发现了新莽时期面值最大货币。

       锺官铸钱数以亿万

       西汉武帝以后,上林三官专铸五铢钱,锺官为首。锺官作为当时的国家造币中心和货币发行中心,几乎掌控着整个帝国的经济命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建锋介绍:“锺官铸钱数以亿万,对西汉和新莽政权影响深远。”

       此次考古发掘的锺官遗址位于西咸新区大王街道办事处兆伦村一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第二工作队与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自2015年以来联合对之进行考古勘探和发掘,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张建锋介绍,兆伦遗址由两部分组成。北部为一个规模巨大的环壕遗迹,西、南、北三面壕沟与东面苍龙河故道,围成一个十万平方米左右的区域,这是遗址的核心区域,考古队在里面发现了房址、窑址、灰坑、灰沟等遗迹,用于铸造钱币的钱范残块数不胜数,包含西汉及王莽时期流通过的十几种钱币的钱范,考古队判断这里可能是锺官铸钱工场的主要操作区域。

       张建锋说:“锺官顾名思义,从字面意思就能看出这个机构以前是为皇家铸造乐器和礼器的,因为有青铜还掌握精湛的铸造工艺,后来就承担了国家造币和货币发行中心的职能。”

       是谁在锺官铸钱呢?史料和研究表明,锺官的组织者应为锺官令,下面还有锺官前官、锺官后官、锺官火丞三级管理机构,而在一线的劳动者则是大量的工匠和刑徒。据说,锺官曾有十万刑徒在为国家铸钱。此次考古队还发现了一枚“锺官火丞”的封泥,为明确锺官管理机构增添一枚实物证据。

       锺官用什么铸钱

       经过多年的发掘,考古队在这里发现了铸钱的原材料、工具、窑具、建筑材料、铁器、铜器、陶器等,这些都是铸钱可能用到的。

       张建锋说,结合考古发现的实物,我们研究发现锺官铸钱用到的材料有铜渣和铜块,制作范时会使用骨尺和烘范窑,铸钱的工具要用到坩埚、熔炉、鼓风管,称量使用的工具则有铜砝码和铁砝码。

       庆幸的是,这些工具在兆伦遗址都有发现,而其中一把骨尺显示汉代的一寸为2.3厘米。铸钱的方式分为范铸、叠铸,会用铜范浇铸、也会使用陶范和石范进行浇铸。

       在遗址内考古队还发现一些建筑的遗存中有用钱范充当建筑材料的现象,张建锋说:“西汉崇尚节俭,后期国力也有所衰弱,残损的钱范大小和硬度也完全可以在建筑中充当砌墙的砖使用。”

       发现“一刀平五千”大额货币

       据统计,考古队在遗址内发现的货币有五铢钱、大泉五十、小泉直一、中泉三十、契刀、“一刀平五千”等多种货币,这些钱大多在西汉后期和新莽时期使用。

       “一刀平五千”刀币,是王莽篡汉后铸造的货币,又称“错刀”,铜质,上部为双孔圆钱形,下部刀形。正面圆钱方孔上下有篆文“一刀”,用黄金镶入错平;下部篆文“平五千”。意思是一枚“错刀”可兑换5000枚五铢钱,“一刀平五千” 中的“平”意为“值”。张建锋说:“这种刀币在当时是除黄金以外价值最大的货币。”

       随着考古工作的持续推进,锺官遗址铸钱的历史、地位、范围、布局、工艺、管理等,逐渐清晰起来。但遗址南部一个面积约200万平方米的古城,由于没有发现更多的遗迹和遗物,其时代、性质及内涵,仍是一个待解之谜。(■记者 张杨)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41125459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