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身西安谈新作《大金王朝》 熊召政:我要当好历史解说员

2019-12-13 11:38
编辑: 杨喜龙
来源: 西安晚报

  熊召政 记者 尚洪涛 摄

  今早9时,由国家税务总局西安市税务局和西安晚报主办的“税收知识大讲堂——熊召政主讲‘张居正的税赋改革’”将在西安市税务局小寨办公区举行。熊召政的长篇新作《大金王朝》四卷本不久前出版,和其获茅盾文学奖的作品《张居正》一样,新作也是在历史真实的基础上,讲述了一段波澜壮阔的故事。昨日,记者对熊召政进行了专访,话题就从《大金王朝》的创作契机讲起——

  对很多人来说,“大金王朝”略显陌生,我们熟悉“唐宋元明清”,这其中没有“金”。熊召政说:“从辽宋西夏到金宋西夏,‘金’可以说是隐匿在宋代之中的。中华民族是多民族创造的,除了汉族之外,很多民族都对中华有贡献。少数民族创造的政权在历史长河中占了相当一部分,所以我们不能只关注汉民族建立的政权。”

  熊召政说,他想用《大金王朝》去反映一种大历史观:“其实宋代特别有意义,这个时代文化达到了高峰,经济达到了高峰,然而顷刻间烟消云散,我们要总结其失败的原因,总结游牧民族的骑兵能够打败宋朝的原因。”

  《大金王朝》的创作历时14年,有八九年的时间,他要么在做案头工作,要么去宁夏的山沟、锦州葫芦岛古战场等小说中涉及的战役战场考察,行程几万公里,用脚去“丈量”历史:“我想为今天的读者再现历史的真实空间。读者把历史小说当成历史读,如果误导了观众,会遭人诟病。戏说、妄说或邪说,都不对。”记者追问:“这一路艰难吗?”作家微笑说:“既然过来了,都不艰难。只是行走的每一天,有任务催着你,一程有一程的任务,往往解决了这个任务,会有下一个任务,有时会觉得时间真的漫长。”

  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在思考,从辽宋对抗到宋金对抗,从我们熟悉的杨家将故事到岳家军故事,中华民族固有的观念都是站在宋人的立场去考量。“宋代奢靡而享乐,然而北宋政权被灭了之后,大量贵族南迁,他们也坦言自己丧失忧患意识,丧失战斗力,这也正是宋灭亡的真正原因。”

  熊召政坦言,在《大金王朝》从构思到写作的整个过程,他提醒自己,一定要充满理性,但落笔之后,他又充满了感情:“从理性讲,这是中华民族大融合的过程;但从感情上来说,在写作过程中,我经常流泪。宋代不是没有英雄,只是大环境让英雄无法施展才华。写到宋被灭国,我更是眼泪长流,哀其不幸。”

  历时14年写完《大金王朝》后,熊召政有一个多月时间,脑子是空白的,感觉十几年的坚守,过了那个临界点脑子空了,连书中的历史人物也想不起来。直到后来,才忆及自己的创作。记者问及未来还有新创作计划吗,熊召政并没有正面作答,他说:“我为真正的信仰和爱好而写作,文学是我的信仰,我是一名历史小说作家,我要当好历史的解说员,这是我的使命。”(记者 张静)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41125343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