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古镇发展的扼喉之痛

2019-08-14 09:19
编辑: 汪艳
来源: 西安日报

  在出入厚畛子镇唯一的主干道上,黑河国家森林公园设置了收费处。 (记者 李小龙 摄)

  周至县厚畛子古镇地处秦岭腹地,太白山脚下、黑河源头,这里四山环抱、一水中流、风景秀丽,还有保存完整的古村落。著名作家叶广岑的《老县城》,更让不少游客慕名而来,但黑河国家森林公园却在途经要道上拦腰收取门票,不仅让村民游客难以理解,更成了这个深山小镇经济发展的“扼喉”之痛。

  质疑 :不管去不去景区 路过就要交钱

  “我娃高考结束后,带了几个同学回家玩,还被要求买门票。”家住厚畛子镇花耳坪村的老贾,提起一个多月前的事依旧非常气愤,“最后我找了好多人,好说歹说才让进来。”

  老贾说,黑河国家森林公园的收费处设置在前往厚畛子镇和老县城的唯一通道砂厚路上,村子里的人进出不要钱,其他人无论去哪,只要经过此处,都要交费。

  8月2日,记者驱车前往厚畛子镇,砂厚路上一道大门拦住了去路,工作人员示意记者下车买票。

  “一个人50元。”当记者表示不去景区,只去镇上办事时,工作人员不耐烦地说,“不管你去哪,进门就是公园,只要不是村民都得买票。”此时,周至县城至厚畛子镇的客运班车在这里也停了下来,工作人员上车检查,要求“陌生人”下车买票,一名男子争辩几句后还是无奈地买了票。

  慕名前来老县城的游客小刘对于设卡收费十分不解,“我在网上看进老县城是免费的,为啥是黑河国家森林公园在这收费,我又不去公园,只想去看看古村落,你公园要收费可以换个地方收啊!”

  乡镇 :拦路收费严重影响当地发展

  今年5月,省政协召开月度协商座谈会,周至县厚畛子镇镇长寇维天被邀请作为发言人之一,他建议取消黑河国家森林公园在砂厚路上的收费站。“门票经济已过时,森林公园是公共产品,应该向游人免费开放。”寇维天说,“更何况收费站位于进入古镇的唯一交通要道上,游客不去森林公园为什么也需要交费?”

  2018年厚畛子镇被命名为“陕西旅游特色名镇”,和相邻的森林公园并不是一个景区,寇维天认为,这个交通要道的收费站,成了古镇发展和保护的“拦路虎”。“收费站已经存在十几年了,那时候林场需要靠这些收入供给职工,但时代不同了,林场成了享有全额财政补助的事业单位,收费站也是时候取消了。”

  在镇上开了十几年餐馆的老陈告诉记者,“往年七八月份,一天的营业额能达到8000元。”说起今年的生意,老陈尴尬地笑了。中午刚过,餐馆里便空无一人,“每天的收入少了一大半,主要原因是今年雨天多游客少,黑河国家森林公园在路上收费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老陈分析,“来厚畛子本来路远,你在路上还收费,游客来一次就不会再来了,根本没有回头客。”

  寇维天介绍,目前厚畛子镇群众收入主要来源于乡村旅游和中药材、农作物种植,无论是游客还是收购中药材的客商,只要来到厚畛子,就必须给黑河国家森林公园交费。“这就是回头客少,客商少的主要原因。”寇维天说,“群众的生意不好,药材卖不出去,我们也着急,和黑河国家森林公园沟通过好几次都没用,这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发展。”

  公园 :收钱是为了限流和景区维护

  对于村民游客的质疑,黑河国家森林公园副主任刘宏亮表示,公园并不向厚畛子镇的群众收费,群众的亲朋好友在有人证明后也会让通过。“但有一些游客谎称走亲戚,那我们肯定是要收费的。”

  对于游客只是取道砂厚路前往厚畛子镇,为何也要交费?刘宏亮说,因为景区和古镇相连,很难确定是否游客真的没有进入景区,除此之外,古镇位于黑河水源地,收费也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控制游人数量。至于收费所得,刘宏亮先说每年大概有三百万元,全部交给了县财政,但最后又改口说,这些钱实际用于景区的日常维护。

  对此说法,镇上并不买账。厚畛子镇镇长寇维天也提出,环境保护的方法有很多种,用收费这种形式来管理未免有些“一刀切”,目前他们正积极协商,想办法解决门票“卡喉”问题,在保护环境的同时,抓住旅游特色名镇的契机,努力给古镇乡村经济发展营造更好的环境。(车阳阳 李小龙)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61124873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