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的婚礼史记录幸福的模样

2019-08-09 12:08
编辑: 郝云菲
来源: 陕西日报

  8月8日,在曲江寒窑遗址公园故事馆,游客们正在观看不同年代人们的爱情合影。

  “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8月8日,王江念和史雨在西安市雁塔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领证并发表爱情宣言。

  1980年,一对新人带着女方父母陪的嫁妆出发了。 本报通讯员 姚忠智摄

  1990年,在陕西省铜川市,新郎正在给新娘戴新婚戒指。 本报通讯员 姚忠智摄

  1979年冬天,王佩明和辛雪会在南京拍摄的婚纱照(记者8月6日翻拍)。

  本报记者 李旭佳

  “50年代一张床,60年代一包糖,70年代‘红宝书’,80年代‘三转一响’,90年代星级宾馆讲排场,21世纪特色婚宴个性张扬。”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的生活由温饱进入小康,结婚作为人生头等大事,婚礼仪式越来越多元化。

  瓜子、糖和“36条腿”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爱情,没有风花雪月,没有一见钟情,也没有怦然心动……在那个年代里,遇一人白首,许一世倾城,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我们是1956年结婚的。当时我的老伴儿在贵州一家工厂任福利科科长,我的姐姐、姐夫也在厂里,就介绍我们认识。”8月6日,今年81岁的罗星兰讲述自己当年初识老伴儿的经过。

  性格开朗的罗星兰是湖南人,她的老伴儿赵鹏宇是四川人,今年92岁高龄的他依然精神抖擞,两人不时相视一笑。罗星兰说:“我老伴儿比我年长11岁,思想很成熟。当时,厂里的领导同意我们结婚后,我妈托堂弟给我带来一床红绸缎被子,我卷着被子直接去了他的厂里,他邀请同事们凑在一起吃点瓜子和糖,我们就算结婚了。瞧!墙上是我们现在的全家福,如今我们都有重孙子了。”

  1950年,我国颁布了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等婚姻制度。让彼此吃饱穿暖,就是对爱情一辈子的承诺。

  进入20世纪60年代,一本《毛主席语录》、一支英雄牌钢笔,都是恋人们珍贵的定情信物。家里条件好的,会找木匠定制木床、木桌和衣柜,还要凑够“36条腿”表示吉利。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山盟海誓,却也平平淡淡、相濡以沫。

  

  八月六日,郭来芝向记者展示自己当年的结婚证。

  “三转一响”和“新三大件”

  七八十年代的人是叛逆的。这个年代,爱情已经悄悄在生长。伴随着改革的春风,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三转一响”——缝纫机、自行车、手表和收音机走进人们的生活,成为这个年代婚礼的标配。

  8月6日,70岁的戴建明和老伴儿郭来芝正在翻看旧照片,一张张黑白照片记录着他们相爱相伴相守的故事。戴建明回忆:“1971年,我进入陕西省略阳钢铁厂当木工。我的老伴儿郭来芝是厂里的炊事员,每次我将饭票和搪瓷碗递给她时,她总会浅浅一笑,她的声音很好听。”

  在思想较为保守的郭来芝看来,当时的戴建明是个“烦人精”。食堂有人去戴建明那里定制木板凳,他趁机打听郭来芝的消息,还特意为她制作木板凳;见郭来芝洗被子很费力,他就跑去帮她洗被子;为了让郭来芝的屋子暖和一些,戴建明把郭来芝的房子隔成几间,使房子暖和起来……慢慢地,在食堂打饭时,戴建明碗里的饭总会比别人多一些。

  8月6日,戴建明和郭来芝夫妇向记者展示他们1973年在上海拍的结婚照。

  1972年,戴建明和郭来芝领了结婚证,1973年5月1日,他们去上海度蜜月,在照相馆里拍下了两人的第一张合影,这也是他们的结婚照。戴建明说:“我们结婚时条件不好,木箱子当桌子,从家里拿两床被子,将两个人的物件凑在一起就算结婚了。结婚几年后,我才托人在略阳县百货公司给她买了一台缝纫机。”一旁的郭来芝接过话茬说:“平平淡淡才是真。”

  在戴建明存放老照片的铁皮盒子里,记者发现了一张黑白婚纱照,戴建明说这是他的老同事王佩明和辛雪会送给他留作纪念的。记者电话连线王佩明,他骄傲地说:“我们的婚纱照当时轰动了我们厂呢!戴老师结婚的时候,条件极其有限。1979年,我结婚的时候,已经住进了平房。”

  80年代,自由恋爱之风悄悄在年轻人中刮起,他们崇尚自由恋爱,示爱的方式变得丰富多彩。电影院、公园和舞厅是他们的恋爱场所,曾经备受推崇的“三转一响”悄然退位,取而代之的是“新三大件”:冰箱、电视机和洗衣机。

  1988年,王慧的母亲为王慧准备的陪嫁物品。

  “四大金刚”和“私人定制”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自由恋爱之火熊熊燃烧,年轻人在恋爱时送玫瑰、巧克力,在公共场合也能大大方方说一句:“I love you !”他们对婚礼的要求越来越讲究,婚纱照、花车、礼服、酒宴都必不可少,“四大金刚”司仪、化妆师、摄像师和摄影师越来越被重视,“私人定制”的婚庆公司也应运而生,成为婚庆市场的新宠。

  “我老公吴凯是上海人,我是沈阳人。我们的爱情是在自行车上度过的。”8月5日,58岁的王慧对记者谈起自己的恋爱时有些腼腆,“我当时考入西安音乐学院读大学。那4年里,吴凯每个周末都会骑自行车送我去学校。”

  80年代,邓丽君的歌曲《甜蜜蜜》火遍大江南北。爱唱歌的王慧总是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拉着吴凯的衣角,轻轻哼唱《甜蜜蜜》。王慧回忆道:“1988年我从学校一毕业我们就结婚了,当时吴凯送给我一枚金戒指。我们结婚时,自行车、冰箱、彩电、沙发等家电家具全都有,我坐的婚车是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妈妈特意为我准备了榆林毛毯、缎面被子等嫁妆。”

  90年代正是经济腾飞之时,婚礼自然也是风风光光。进入21世纪,手机和网络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普通的爱情信物已经无法满足这个年代人们的需求,一枚璀璨的钻戒、一套精装的房子,一场个性的婚礼,才是追求恋人的“终极武器”。

  位于西安市雁塔南路的“爱情博物馆”,是年轻人的“打卡”地。

  21世纪的婚礼,越来越讲究情调、个性。身边有了婚俗婚礼婚仪体验式主题公园,也有了时尚个性的“爱情博物馆”,不仅丰富了人们的文化娱乐生活,更让人们在感受浪漫的同时回味自己的美好经历。

  八月二日,二十七岁的“准新郎”孙泽林刚从影楼取回自己的婚纱照。

  “9月7日我就要结婚啦!你瞧,这是我们拍的婚纱照,西式的、中式的、现代风格的都有。”8月2日,“准新郎”孙泽林刚从影楼取回自己的婚纱照。孙泽林和孙蓉雪相识相知近7年,孙泽林早就想给孙蓉雪一个温馨的家。他捧着婚纱照说:“房子、首饰我都准备好了,我要策划一场让她难忘的婚礼。”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 李旭佳摄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31124855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