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支书余海兵“奋斗”记

2019-06-02 10:19
编辑: 张思思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西安6月2日电 题:村支书余海兵“奋斗”记

  新华社记者刘书云、张斌

  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小山村,余海兵用30多年为自己积攒了好名声。

  在这个只有145户人家的“熟人社会”里,他的日子过得比别人好。说起余海兵,远近乡邻都竖大拇指,赞他“勤快、肯干”“脑子活、本事大”。

  可自从当上村支书,一心想干事的余海兵却连走“麦城”,村民的称赞变成了质疑,甚至“声讨”,他自己一度也开始怀疑“人生”。

  小农户对接不了大市场

  今年56岁的余海兵是陕西省留坝县马道镇沙坝村人。在这个位于秦岭腹地的小村庄,多数农户都是贫困户,他一直是村民眼里的能人:最早把农产品卖到山外,在村里最早买了摩托车;当全村人还住土坯房时,他第一个盖起了砖房。

  2012年,余海兵被村民推选为村主任,不长时间,又当上村支书。“就想着当上村干部后,带动贫困户脱贫,带领一般户致富。”

  “最开始听人说养竹鼠挣钱,我就带着村民代表和村干部到四川学习,回来后号召村里人集体养殖。”一听村里要发展产业,还能入股分红,村民们纷纷拿着钱找余海兵。

  “有的人话都不说,放下钱就走,群众信任咱。”很快,村里有37户出资筹集了36万元,不少贫困户也东挪西借出了资,入了股。

  养殖场办起来,问题跟着来了。因为技术不过关,竹鼠拉肚子成批成批死掉。36万元不到一年就亏了20多万元。

  余海兵情急之下又改养俗称“娃娃鱼”的大鲵。当时大鲵行情正好,一尾大鲵可以卖到成百上千元。余海兵又心急火燎地征得大伙同意后,拿着剩下的10万元,又开始办起大鲵养殖场。然而大鲵上市时,行情变了,几十元一尾,还没人要。

  眼看大鲵养殖也要赔钱,入股的村民尤其是贫困户都急眼了:有的委婉地要他算算总账,把剩下的钱赶紧分了,有的干脆直接堵在他家门口要求退钱。

  总结两次搞养殖的教训,余海兵说,没有政府引导,小农户根本对接不了大市场。

  穿新鞋不能走老路

  当选村干部时拍着胸脯给群众承诺的事儿一件都没办到,还让大家伙儿赔了钱;多年积攒的好名声也快要“败光”,余海兵心有不甘。这个不服输的山里汉子准备东山再起。

  这一次,他选择了香菇。这是村里的传统种植项目,家家都会;经年累月下来,他发现香菇市场总体比较平稳,“最起码有八成把握”。

  2014年初,余海兵又把村民召集到一起,兴许是被老余的真诚感动了,有46户村民愿意跟着老余干,他们每户出资2000元,在包扶部门的支持下,筹建了沙坝村食用菌产业园。

  余海兵设想得非常好:村民既可在园区务工赚钱,又可依照股金分红,用不了几年,贫困户可脱贫,一般户能致富。

  然而,这种“大锅饭”式的组织方式很快暴露出弊端。大家伙在大棚里一待一整天,可出人不出工,出工不出力,工资还得照发,男工一天60元,女工一天50元。

  大集体式生产运行两年后,一算账,又赔了20多万元。

  这一次,他输在了管理上:“穿新鞋不能走老路。”

  乡邻不满意,亲朋不理解,家人常抱怨,老余几乎崩溃。

  “扶贫社”助力“创业梦”

  2016年8月,留坝县探索依托村支部组建集生产经营、公益服务于一体的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扶贫社理事长由村支书担任,目的在于解决农村基层治理和产业发展难题。

  “县委书记多次来跟我谈,想把我们村作为第一批试点村,我感觉机会来了。”蔫儿了好一阵的余海兵看到了转机,尽管过去屡战屡败,好在他积累了不少创业经验。

  按照扶贫社的模式,县里出台了项目代建制,将总投资30万元以下、工程技术简单、能够吸收当地村民投工投劳的项目,交给扶贫社组织实施,并明确规定贫困户参与的比例。

  余海兵把村里懂技术的人召集起来,动员贫困户加入其中,修河堤、建村道。2017年底一算账,村里承接的两个项目,除给村民发了6万元工钱,村集体还留成2万元。

  这一年几乎可以写进沙坝村的“村大事记”里。很多贫困户第一次在家门口挣到高工资,村集体第一次从“空壳”变得“有钱”。

  几经权衡,余海兵又盯上了袋料香菇。这一次,他总结了教训,开始按照“三统一分”的模式组织生产:技术标准要求高的菌筒装袋、养菌环节由扶贫社下属的生产服务队统一生产,期间由技术员统一负责技术指导,生产出来的香菇由生产服务队统一销售,用工量大、管理成本高的注水、采菇等环节实行分散经营。

  “有了扶贫社后,情况大不一样,拿种香菇来说,扶贫社内有专业人员负责生产菌筒,解决了香菇种植中最核心的技术问题,然后向下托管给群众,香菇生产出来后由扶贫社统一收购,再向上和龙头企业对接,解决了市场销路。”余海兵说,“有专人负责做擅长的事,用流水线生产,保证了效率,也避免了再次‘吃大锅饭’的现象。”

  新的组织方式很快见效。2018年,沙坝村集体生产菌筒9万筒,全部被村民认购,全村村民的人均收入也达到9770元。村民贾俊明曾经因为孩子上学、妻子有病,被识别为村里的贫困户,2017年,他靠着在扶贫社参与项目建设,种植香菇,退出了贫困户。2018年他通过种香菇、在园区打工,加上收废品,收入超过了10万元。

  得益于扶贫社的创新模式,得益于像余海兵这样一批基层干部的不懈奋斗,留坝县村村有产业,户户能参与。依靠发展种植和养殖产业,以及旅游带动,截至2018年底,全县73个扶贫社带动贫困户人均增收3900余元,4000余户群众分红530余万元,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9832元。(完)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51124573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