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神东煤炭集团公司第三届道德模范冀永平

2019-03-18 16:08
编辑: 孙霄雨
来源: 人民网

  初见冀永平是在寸草塔二矿掘锚队的会议室。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身穿沾满漆渍的蓝色工装,三道半弧形的皱纹深深刻在他的额头上,在窗前强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清晰。冀永平说起话来十指不自觉紧地攥在一起,双腿微微抖动时,防砸鞋底的胶漆踩印在了白色地板上,这让本就略显紧张的他更加不安。不顾记者再三劝阻,冀永平执意脱下鞋子,双脚放在冰凉的地板上。憨厚、善良、固执是他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20年信守遗言 演绎同胞情深

  冀永平是内蒙古乌兰察布人,家中兄妹7人,他排行老二。他的哥哥4岁时曾患肺结核,因家境贫穷,没有及时医治,左肺功能丧失,落下终身残疾,一直没有结婚,跟随父母生活。

  1994年,正在四川开运输车的冀永平接到家人电话,被告知父母身体告危,恐怕时日不多,让冀永平赶快回家。

  冀永平和妻子连夜赶回家中,昏暗的屋子里,父母亲双双卧躺在床,哥哥则紧紧地偎依在母亲的身旁。看到冀永平回来了,母亲把他叫到身边,握着他的手,又握起哥哥的手,旋即又将三只手紧紧地叠在一起,喘着气对冀永平说,自己和父亲时日不长,他二人此生最愧疚和放心不下的就是哥哥,带他来到世界上,却没有能力给他健康的身体。希望他们去世之后,冀永平能帮忙照顾好哥哥,让他好好地活下去。说完,眼泪顺着母亲的眼角流淌了下来,打湿了冀永平的手臂。

  冀永平和妻子回家后的第三天,父母亲相隔5天相继离世,二人同时出殡安葬,照顾哥哥的重担自此落在了冀永平夫妻俩肩上。

  冀永平白天外出打工挣钱养家糊口,留妻子一人在家中照顾哥哥和年幼的孩子。晚上回来,和妻子一同帮哥哥洗衣做饭,因为哥哥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吃喝都要送到他手上,冀永平和妻子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累得精疲力尽。孩子上学后,为了补贴家用,冀永平的妻子也就近找了份工作,每天凌晨5点多起床,给哥哥把饭盛好,放到保温锅里。中午抽空回家再把晚饭做好。为了帮助哥哥打发无聊的时间,冀永平和妻子一有空就到哥哥的房间陪他聊天,20多年如一日,冀永平和妻子从来没有让哥哥冷过一天,饿过一次。

  手足情深,患难与共。有一次,冀永平生病卧床,哥哥扶着桌椅,颤巍巍地挪着脚步,常人的一个动作,他得分解成四五个动作做完,又是拿药又是倒水,有几次差点摔倒在地上,让冀永平既生气又感动。

  哥哥的医药费每月大约2000多元,冀永平和妻子靠打工维持生活,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前些年,冀永平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全家人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学费没着落。多年来,为了给哥哥看病,冀永平夫妻俩东奔西走欠了亲戚不少债,这回孩子考上大学,难再开口。更何况,亲戚们也都并不富裕,无力给予资助。

  正当冀永平夫妻俩一筹莫展之时,村里的左邻右舍借着登门道贺的机会,纷纷慷慨解囊,三十五十,一百二百,大家一起凑齐了孩子的学费。

  生活像根带刺的柠条,无情地抽打着冀永平夫妻俩的身心。多年的苦难和艰辛,从来没有什么让他们流出一滴眼泪。而那天,望着接踵而来的父老乡亲,老冀和妻子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冀永平说:“现在他们每次回老家,都要给乡亲们带点好吃的。牛奶、面包……虽然没钱买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他们一直牵挂着乡亲们”。

  哥哥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哥这辈子最愧对的就是你们,连累你俩了”。每当听到这句话,冀永平都会潸然泪下,安慰哥哥说,“谁叫我们是亲兄弟,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

  叫一声哥一生情 不离不弃数十载

  日子在不经意间悄然消逝,生活在希望和失望交织的岁月里向前延伸。

  每当孩子生病住院,冀永平和妻子就把家搬到医院,既要照顾孩子,又要照料哥哥。为了维持哥哥的身体健康水平,多年来,冀永平和妻子每年都会带哥哥到大城市做一次肺部CT检查。今年,由于年终工作比较忙,冀永平的妻子只身一人带着哥哥去了集宁市医院。

  冀永平说,他最愧疚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她是个好女人。年轻的时候,冀永平和妻子最大的愿望是生个二胎。“两个孩子好相互之间有个依靠”。然而有一天,当妻子欣喜地告诉了他怀孕了时。冀永平满脸的皱纹更加深陷,双目凝视着窗外的空地,沉默了很久。妻子仿佛读懂了他的心思,也再没多说什么,回到了屋里。

  让冀永平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妻子怀孕4个多月的时候,哥哥病情突然加重,急需入院治疗。这对于家徒四壁的冀永平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这一天,冀永平一个人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思索很久,最终还是把妻子叫到身边,压低声音对妻子说,哥哥身体医治需要大笔费用,家里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养活二胎,咱们活人要紧,赶紧把孩子打掉吧。听完冀永平的话,妻子一个人在屋里坐到了天黑,第二天就把孩子打了。

  “您当时后悔这个决定吗?”在和冀永平的妻子通话时记者问道。

  电话那头,冀永平的妻子久久不再言语,穿过丝丝的无线电声音,分明听到她在掩着鼻子低声抽泣。顿时,记者仿佛看到了眼前这位善良的女性,刹那间委屈的泪水扑簌扑簌地落了下来。电话中,冀永平的妻子似乎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停顿了几秒后,又爽朗地说,这些都过去了,现在好了,孩子也大了,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

  在记者电话采访妻子的空隙,冀永平提起鞋子放在了门外,随后拿了拖把,把地拖得干干净净。

  冀永平说,2011年他来到了神东以后,日子越来越好了,手里头有闲钱了。自己的工资加上妻子打工赚的钱,每月将近上万元。孩子也在呼和浩特市找了份满意的工作,完全能够养活自己,一家人过得越来越好。今年元旦,冀永平还给哥哥买了身新衣服。

  近日,公司第三届道德模范暨身边好人评选结果揭晓,冀永平被评为公司“孝老爱亲道德模范”。对于这项荣誉,冀永平觉得这都是他应该做的。他说,他的坚守,只是为了兑现对九泉之下父母的承诺,做了胞弟应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给自己家做事情还能获奖?”冀永平不解地问。

  “虽然你做的是自己家的事,但你的行为也是对咱们神东文化最好的传承和弘扬,是咱们煤矿工人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动体现。”望着满脸的疑云冀永平,矿里随行的工作人员这样说道。(当地供稿  张凯 侯明毅 马镜)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71124249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