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红经济能走多远

2019-03-08 08:46
编辑: 汪艳
来源: 陕西日报

  2月26日傍晚,西安市永兴坊内的网红“打卡”地——柞水洋芋糍粑店门前,游客正在体验打糍粑。 记者 张英摄

  2月27日下午5时,网红“扇子哥”演庄在书院门席地而坐,开始作画。 记者 李旭佳摄

  记者 张英

  无数人在永兴坊排起长队,只为喝一口摔碗酒;一种叫“毛笔酥”的食物,成为游客争相品尝的网红小吃;居住在白鹿原影视城附近的村民,将麦地“开辟”成停车场,日收入超过千元……

  “我没想到西安能这么火,吸引全国各地的人来‘打卡’。”常波感慨地说。今年常波从工作所在地乌鲁木齐回到家乡西安过年,目之所及都是“西安年·最中国”的热闹景象。家乡一跃成为网红城市,着实让他惊奇不已。

  如今,从短视频直播时代涌现出的各种网络红人,到网红景点、网红城市,网红的范围已经扩大化了。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社交软件的流行,网红正在吸引巨大的流量,网红经济已经成为一种炙手可热的商业模式。

  网红影响力越来越大

  对于“网红”这个词,不少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傻傻分不清的“网红脸”和一些低级趣味的内容,但目前网红已经逐渐出现了多元化的升级现象。从以papi酱为代表的新一代网红,到网红书店、网红景点等吸引年轻人“打卡”的地方,再到以西安、重庆、成都为代表的网红城市,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种事物都有可能成为网红,这背后是中国互联网庞大的用户人数和网红粉丝人数。

  有关方面发布的《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5月,中国网红粉丝总人数达到5.88亿人,2018年网红经济规模将突破2万亿元。网红粉丝中,53.9%集中在25岁以下。网红占据了网络上的一大部分流量,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网红的吸引力和影响力越来越大。

  1月26日至28日,支付宝码商集市在西安大雁塔附近举行,石榴哥、黑河腰子姐、泰国冰冰姐等60多个网红商家的出场,使现场气氛热烈。人们纷纷拿出手机拍摄网红,还有人会上前与网红合影,不少群众在网红的带动下纷纷扫码买货。

  在众多网红商家当中,石榴哥算是特殊的一个,因为他这次没有卖石榴,而是带来了家乡96户村民的农产品,主要有山药、红糖和蜂蜜。他希望能把带来的农产品全部卖完,这样每户村民就可以有800多元的收入。

  社交媒体催热网红经济

  2017年年末,一款名为“脏脏包”的食品一夜爆红,某店铺创造了上线当日卖出92000个“脏脏包”的纪录。这种巧克力面包引得各路明星纷纷为它代言,上阵试吃,各种关于“脏脏包”的吃法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广泛传播。“脏脏包”成为网红,让一些商家很受启发,这之后,诸如蓝色可乐、透明奶茶等产品开始走红,打造网红爆款产品成为很多商家努力的方向。

  网红的诞生,与社交平台的蓬勃发展息息相关。如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软件的兴起,让拥有庞大粉丝流量的网红人物受到众多商家的追捧。

  最近,西安市民张韬正在酝酿一项带火面馆生意的计划。2017年,张韬在西安市灞桥区米秦路开了一家面馆,但生意一直不温不火。上周,正在看抖音短视频的妻子提议:“你看这家葫芦头泡馍请了网红宣传后生意已经火了,咱们也可以请网红宣传下嘛。”张韬愣了一下,仔细看了几遍妻子所说的那条短视频后,他决定要请网红宣传自己的面馆。

  “现在刷抖音的人很多,许多饭馆就是因为上了抖音才火起来的。”3月1日,张韬告诉记者,最近几天他一直在与西安本地一个拥有30多万名粉丝的美食网红洽谈,但对方拍摄一条短视频1万元的价格让他有点犹豫,他希望能以5000元的价格谈妥。

  网络直播、短视频的流行,让人们越来越看好网红经济这块大蛋糕。然而,不论是紧追潮流、销量巨大的网红产品,还是吸引大批年轻人争相“打卡”的网红景点、网红书店,以及凭借一系列宣传攻势跃升为网红的城市,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持续“红”下去?

  专家:网红经济需重视产品和内容建设

  正当一些店家准备借助网红的影响力提升业绩时,近日,有媒体报道西安一些曾经红极一时的网红店难觅踪影。对此,记者也进行了走访。被称为网红街区的西安民乐园,曾经兴起各种各样的网红店,一些门店最火的时候,“拍照打卡”需要排队等待两三个小时。而近期记者发现,这其中一些网红店已难寻踪迹,或者挂着店面出租转让的消息。

  精修过的照片、编导策划好的短视频、线上花钱刷好评、线下雇人排长队……如今,网红的同质化,网红产品宣传不实、性价比不高,网红生命周期短等问题层出不穷,这也给如日中天的网红经济蒙上了阴影。

  “网红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社会经济的风向标,对人们日常生活和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导向作用。”西安互联网从业者李斌说。微博广告、品牌代言、直播、电商等多渠道流量变现方式催热了网红经济,但网红追逐名利的特性很容易给社会大众带来负面影响,网红经济也需要加强规范和引导。

  陕西省经济学会会长、西安邮电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张鸿认为,作为眼球经济、社群经济、粉丝经济的产物,网红不仅是社会现象,还是商业产品。网红经济搭乘电商、直播、新零售的快车,融合了直播、社交、区块链、共享经济等多种新模式,正在构建上下游全产业链的整体布局。在数字经济时代,网红与经济紧密结合,并将带动相关产业快速发展。

  张鸿表示,与此同时,目前一些网红专注于自身包装宣传,而忽视背后产品真正的品质与价值,久而久之在用户体验至上的互联网商业环境中将难以为继。在数字经济时代,随着通信、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网红产生的速度会更快,传播的范围将更广,口碑效应将会加速网红的分化,更多缺乏竞争力的网红将会被淘汰。因此,只有遵守经济规则,充分重视产品和内容本身,创造核心竞争价值,网红和网红经济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61124207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