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进行时

2018-12-14 10:36
编辑: 张思思
来源: 新华网

  序言

  2018年,陕西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工程来抓,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采取超常规举措,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脱贫攻坚。

  新华社记者用笔和镜头记录下陕西人民奋进在整体脱贫、建成全面小康大路上矫健的步伐。

 

《《《《《《《《《《《《《《《《《《《《《《《《《《《《《《《《《《《《《《《《《《《《《《《《《《《《《 

 

煤城铜川:“暖冬行动”让屋里有温暖屋外有蓝天

新华社记者孙波、梁娟、蔡馨逸

12月7日,陕西省铜川市王益区王益街道川口村村民李凤云在家中展示新安装的天然气壁挂锅炉。 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大雪节气刚过,汾渭平原寒气逼人。刚从社区工厂下班的王润莲裹紧领口匆匆向家里赶去。几分钟后,随着她干脆利落地关上防盗门,寒冷戛然而止。温暖如春的家里,丈夫王战营正在等着她吃午饭。

  45岁的王战营是陕西省铜川市关庄镇道东村的贫困户。今年10月以前,他们一家四口还住在山上的破窑里。夏日逢大雨,屋里接漏的水盆滴答不断,冬季刮大风,关不紧的房门也跟着砰砰作响,一家人整天围着煤炉熬日子。

  得益于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王战营一家搬到了关庄镇集中安置区,只掏了1万元就住进了三室两厅100平方米的新楼房。王润莲还在安置区的社区工厂里找到了一份月薪2000元左右的工作。新时代、新房子、新工作,开启了一家人的新生活。<<<详细

 

《《《《《《《《《《《《《《《《《《《《《《《《《《《《《《《《《《《《《《《《《《《《《《《《《《《《《 

 

陕西白河“三苦”换甘甜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梁娟 蔡馨逸 史湘洲

  位于秦巴连片特困山区的国家级贫困县陕西省安康市白河县,是陕西省自然条件最差的县之一。上世纪70年代,白河人治山创业,萌发出的“领导苦抓、干部苦帮、群众苦干”“三苦”精神成为全国典型。

  在当前脱贫攻坚的关键期,白河县发扬“三苦”精神,领导苦抓抓机遇,干部苦帮帮发展,群众苦干干事业,向贫困发出最后攻坚。<<<详细

 
 
《《《《《《《《《《《《《《《《《《《《《《《《《《《《《《《《《《《《《《《《《《《《《《《《《《《《《 
 

山梁沟峁间绘就脱贫致富新画卷

新华社记者孙波、沈虹冰、梁娟、陈晨

两名外地游客在陕西省延安市南泥湾镇南泥湾村的稻田旁留影(9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立冬刚过,陕北高原的第一场雪渐渐消融。暖阳透过纱窗,投射在贫困户李东东新家的墙面上。“时间都去哪儿了?”壁纸上的一行字,收拾着一家人作别旧时光的感慨,寄托了向未来招手的愉悦。

  巍巍宝塔延河畔,物换星移几度秋。这里是延安,中国革命的圣地,如今脱贫攻坚的主战场。

  记者最近踏上这片红色土地,在山梁沟峁、农田果园、窑洞新居,聆听着延安人告别贫困的光阴的故事,目睹了延安人民奋进在整体脱贫、建成全面小康大路上矫健的步伐。<<<详细

 
《《《《《《《《《《《《《《《《《《《《《《《《《《《《《《《《《《《《《《《《《《《《《《《《《《《《《 
 

一个村支部书记的初心和动力——柯小海的“基层工作六法” 

新华社记者孙波、沈虹冰、陈晨

  “党给群众的承诺需要人来落实,这是村干部要牢记在心的职责。”

  “农村干部要牢记变与不变,不变的是初心,变的是群众的生活。”

  “农村最大的难题是公平,公平做好了,村看村,户比户,不会有懒汉。”

  “在村里,有理解你的,有不理解你的。最后都理解你了,那是真能力。”

  “你心里一定要搁一杆秤,把每个群众记在心里。”

  “村集体的产业要多元化,多元化中又要有支柱产业。”

  ……

  这些农村工作的“金句”,出自陕西省黄陵县双龙镇索洛湾村党支部书记柯小海之口。这位年轻的“老支书”在岗18年,带领村民把一个地处偏僻的“烂摊子”“穷苦湾”,变成了远近闻名的“明星村”“幸福湾”;村集体经济从“负债”起步,一路增长到6000多万元,村民人均纯收入突破3万元;昔日的“穷山恶水”,变成群众小康路上的“金山银山”。

  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靠的是柯小海带着大家一步一个脚印落实党的好政策。柯小海总结出“农村工作六法”:路子不能偏、党员冲在前、群众利益记心间;敢担当会负责、大河有水小河满、干干净净廉为先。 <<<详细

 
《《《《《《《《《《《《《《《《《《《《《《《《《《《《《《《《《《《《《《《《《《《《《《《《《《《《《 
 

 贫困户讲解员周飞燕心中的“大舞台”

新华社记者孙波、沈虹冰、陈晨

周飞燕在工作中为游客进行讲解(资料图片)。

  “恋上你的山,恋上你的沟,热辣辣地恋着这片土。左手种希望,右手摘幸福,信天游里的故事唱响平凡醇厚……”一阵高亢、嘹亮的民歌声从延安市安塞区冯家营民俗文化村的展览室里飘出,融入陕北的天地,恣肆淋漓。

  唱歌的姑娘叫周飞燕,这首《腰鼓山》是她创作的民歌。今年34岁的周飞燕也是安塞区建华镇王龙塔村的精准扶贫对象,因自小家境贫困,姊妹也多,高二就辍学了。今年4月,她被区里安排到冯家营民俗文化村做讲解员,经过20多天的培训,正式上岗了。<<<详细

 
《《《《《《《《《《《《《《《《《《《《《《《《《《《《《《《《《《《《《《《《《《《《《《《《《《《《《 
 

走基层 听民声:李东东的“鼓舞”人生

记者孙波、梁娟、陈晨

  李东东没有看过美国电影《舞出我人生》,更不知道泰勒·盖奇在生命的困顿中执着追求梦想的传奇故事。但他遇到的人生挫折远比其悲惨得多,而他追求的“艺术人生”是在中国的黄土高原上演绎。

  这位38岁的陕北汉子,打小就跟着老人打腰鼓。小时候,挎上红色的腰鼓,系着白羊肚手巾,酣畅淋漓地打上一场鼓,是李东东最享受的时光。

  腰鼓百面如春雷,打彻黄土花自开。李东东的家乡在陕西省延安市安塞区,知名的中国“腰鼓之乡”。千百年来,安塞人就在这厚重的黄土高坡上击鼓而歌、慷慨而舞。但千百年来,腰鼓打得来欢笑,却也赶不走贫穷。 <<<详细

 
《《《《《《《《《《《《《《《《《《《《《《《《《《《《《《《《《《《《《《《《《《《《《《《《《《《《《 
 

倔女余汉芬

记者孙波、沈虹冰、陈晨

余汉芬正在收鸡蛋(资料图片)。

  余汉芬当年迫于生计从河南柘城远嫁到陕西黄陵,结过3次婚,两任丈夫病逝,生过4个孩子,大儿子19岁时因事故死亡。无情的岁月在这个68岁的农妇脸上和手上刻下了一道道折皱,将她的头发染成灰白,经年的劳作使她手上的关节变得粗硬。

  余汉芬又是个倔强而开朗的女人,从不向命运低头。接受了3年多的精准扶贫帮扶之后,去年5月,在村委会组织的评议会上,她第一个主动提出退出贫困户,轰动了全村。

  “该退了!收入够了,贫困的帽子压得喘不过气来,俺也不好意思再戴了。”余汉芬笑着说。

  坐在黄陵县店头镇新城村马路边宽敞明亮的新房里,余汉芬拉着县委干部张高侠的手,打开了话匣子。

  多年来,没有住所的余汉芬一家租住在村里人不要的危旧窑洞里。后来窑洞塌了,在村委会的帮助下,搬到了村里废弃的小学校舍,一住就是5年。 <<<详细

 
《《《《《《《《《《《《《《《《《《《《《《《《《《《《《《《《《《《《《《《《《《《《《《《《《《《《《 
 

贫困户杨修华:扶志引发的蜕变

新华社记者陶明

9月16日,杨修华在自己承包的3亩水稻里清除稗草。

  今年39岁的陕西省岚皋县蔺河镇新建村贫困户杨修华迎来了丰收季,他种植的30亩中药材瓜蒌挂满了棚架。 地处巴山深处的岚皋县把扶志作为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用多项扶志举措和激励政策,鼓励贫困户脱贫。为此,县上成立的岚皋县鑫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与立志勤劳脱贫的群众,一签5年的“政府补助种苗款,公司保证回收成品”合同,让群众安心发展产业。镇上还专门派出了扶贫工作队,做好协调及技术辅导工作。

  杨修华被周围乡亲们积极发展生产的氛围所感染,2017年4月主动与公司签订了种植30亩瓜蒌的合同,还带动同是贫困户的哥哥在他的瓜蒌架下饲养土鸡。当年,杨修华种植的瓜蒌纯收入达到5000多元,他品尝到勤劳带来的丰收与快乐。 <<<组图

 
《《《《《《《《《《《《《《《《《《《《《《《《《《《《《《《《《《《《《《《《《《《《《《《《《《《《《 
 

秦岭深处的高山“金蛋蛋”

新华社记者陶明

8月28日,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金堆镇东西坪村村民在包装准备外销的高山水果西红柿。

  地处秦岭深处的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金堆镇在推进脱贫攻坚的过程中,按照“一村一品”的产业扶贫模式,通过兴建扶贫基地、发展高山水果西红柿等特色农产品种植,搭建劳动力就业及农产品电商销售平台,初步形成了“镇有平台,村有特色,户有产业”的扶贫格局,所产的高山西红柿等农产品俏销各地,成为山区居民脱贫致富的“金蛋蛋”。<<<组图

 
《《《《《《《《《《《《《《《《《《《《《《《《《《《《《《《《《《《《《《《《《《《《《《《《《《《《《 
 

4岁女孩梦琪的羸弱与新生

新华社记者沈虹冰、高音子、李华

  镇巴县是陕西省11个深度贫困县之一,距县城42公里的三元镇自然条件更艰苦。当记者见到4岁的梦琪(化名)时,爷爷奶奶正带着她准备去镇上的移民安置小区看建设中的新房。这个4岁小女孩看上去比同龄孩子瘦小,大病初愈的她眼神里写满了怯弱,不敢抬头看人。

  梦琪一家住在离镇上8公里的白家营村,需要步行近两个小时山路。在这条与贫困抗争的路上,梦琪几乎失聪的爷爷杨正如和目不识丁的奶奶兰茂香用脚步来来回回走了几十年。因为贫穷,梦琪的父母前两年离异,母亲改嫁,父亲外出打工,收入不多。

  2017年,这个贫困家庭再次遭遇不幸:在镇里组织对贫困户的体检时,梦琪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在镇巴县健康扶贫政策的帮扶下,县里和镇上组织了县中医院医生邬志森、镇卫生院副院长李继成、卫计专干余成春等5人组成的家庭医疗服务团队上门,将梦琪送到了汉中市中心医院。

  2017年9月21日,梦琪手术成功。住院共花费医疗费25045元,通过新农合、大病保险及县里的各项救助资金,最终自付费用2093元。

  梦琪恢复了健康。但未来,这个家庭的路在哪里?除了医疗团队上门进行术后的观察指导外,镇村干部也上门进行了帮扶。梦琪一家的耕地和梨树园,肥料、农药和大部分劳动被干部包了下来,收获的玉米、土豆能满足家庭生活,果园里的梨则由镇村包销,每年有6000多元的收入。 <<<详细

 
《《《《《《《《《《《《《《《《《《《《《《《《《《《《《《《《《《《《《《《《《《《《《《《《《《《《《 
 

大巴山村民刘明均和他的家庭医生团队

记者沈虹冰、李华、高音子

  村民刘明均靠着一只皮革头枕,侧躺在土坯屋近门的床上,接受村医彭万富的例行上门检查。屋外的阳光折射在刘明均苍白的脸上,但这位37岁的汉子两眼仍炯炯有神。10年前,他在外县打工时不慎摔伤腰部,导致高位截瘫,卧床10年。

  刘明均的家在陕西省镇巴县三元镇红渔村,位于大巴山区腹地,交通极其不便。从刘明均家到镇上需要步行20多分钟山路,再坐50分钟车。“小病拖、大病扛、重病愁断肠”,曾经是山区患病贫困群众的真实写照。

  家庭主要劳动力的坍塌给这个6口之家带来灾难性的打击——田地耕种收入微薄,房屋还贷遥遥无期,治疗疾病的费用更是没有着落。

  在与疾病和贫穷搏斗8年之后,这个贫困家庭的命运发生了变化。<<<详细

 
《《《《《《《《《《《《《《《《《《《《《《《《《《《《《《《《《《《《《《《《《《《《《《《《《《《《《 
 

山村卫生所的一场“拉话”

新华社记者沈虹冰、高音子、李华

  隆冬的午后,64岁的唐天义顶着蓬松且有些杂乱的头发,神情稍显憔悴地坐在黑水塘村卫生所的诊台前。

  “头疼,昨夜没睡好。”他说。

  村医白垣忠为唐天义麻利地听诊、登记。

  黑水塘卫生所所在的兴隆镇位于陕西省镇巴县东部,是大巴山的腹地,许多村子仍隐匿在云雾缭绕的山上。从兴隆镇到县城有40公里,需要翻越海拔1900多米的星子山,走两个小时的盘山公路。2018年的第一场雪将这里与外界隔绝多日。

  “最近家里还好啵?”白垣忠随口一问,让唐天义精神了许多,当着记者的面,他打开话匣子谈起了家里的生活:“过去憋在山里出不去,穷哩!这些年,日子是好过多了。”

  唐天义给记者算起了细账:一家4口人,种了8亩地,其中3亩耕地、5亩山地,每年收近5000斤苞谷、2000斤土豆、几千斤核桃。除了种地收入,每年能领到粮食直补金500多元和一笔退耕还林补贴。

  “党和国家一直没有忘记我们哩!”老唐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时曾响应招工参加过襄渝铁路建设,在条件艰苦的巴山深处为国家发展作过贡献。现在他每年能从政府领到5100元补贴。 <<<详细

 
《《《《《《《《《《《《《《《《《《《《《《《《《《《《《《《《《《《《《《《《《《《《《《《《《《《《《 
 

陕西汉中:健康扶贫的三剂“良方”

新华社记者沈虹冰、高音子、李华

  拼版照片左图:谈起在镇上的新生活,已能生活自理的镇巴县兴隆镇村民李耀松(右)和老伴殷光蓉脸上露出笑容(1月17日摄);右图:李耀松夫妇医疗费用报销登记表(1月17日摄)。

  陕西省汉中市位于秦巴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现有8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贫困县。过去因交通不便,医卫条件落后,山区曾流行“小病忍,大病扛,重病愁断肠”的说法。

  为了赶走扶贫工作中“贫困交加、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三只“拦路虎”,2017年以来,汉中市开出精准识别、精准救治、健康管理三剂药方,组织“流动医院”上门体检筛查、建大病患者“保障ICU”、打造健康管理联合体,走出了一条有效健康的扶贫之路。 <<<详细

 
《《《《《《《《《《《《《《《《《《《《《《《《《《《《《《《《《《《《《《《《《《《《《《《《《《《《《 
 

一位大巴山农民和他的专属医疗团队

记者沈虹冰 李华 高音子

  高位截瘫的刘明均靠着一只皮革头枕,侧躺在土坯屋近门的床上。屋外的阳光折射在他苍白的脸上,但这个37岁的汉子两眼仍炯炯有神。

  刘明均的家在陕西省镇巴县三元镇红渔村,这里位于中国西部大巴山区深处,风景雄峻险秀,但交通极其不便。从刘明均家到镇上需要步行20多分钟山路,再在乡村公路上搭车走50分钟。而要去到镇巴县城,还要再走42公里的山路。

  10年前,刘明均在镇上的信用社贷款10万元,动工在老屋边上盖新房。为了尽快住进去,他选择到外县打工,不慎摔伤腰部,导致高位截瘫,卧床10年。

  “小病拖、大病扛、重病愁断肠”,这曾经是秦巴山区患病贫困群众健康生活的真实写照。

  家庭主要劳动力的坍塌给这个6口之家带来的是美好生活希望的破灭。田地耕种收入微薄,房屋的贷款偿还遥遥无期,治疗疾病的费用更没有着落。

  在与疾病和贫穷搏斗了8年之后,这个贫困家庭开始发生变化。一支专属他的医疗团队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上门进行全方位服务,团队包括一名县级医院指导医生、一名镇卫生院医生、一名镇级公共卫生专干、一名村医和一名村卫计专干。<<<详细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51123837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