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剑平: 乡村振兴首先要培育领头人

2018-11-14 17:40
编辑: 杨喜龙
来源: 新华网

       日前,第25届中国杨凌农业高新科技成果博览会在陕西杨凌举行。大会举办的2018年乡村振兴杨凌论坛上,来自农业领域的专家、学者、企业家及基层干部代表齐聚杨凌,为我国实现乡村振兴与打赢脱贫攻坚战建言献策。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宁波大学植物病毒学研究所所长陈剑平接受了新华网专访,本文依据专访内容整理而成。

       乡村振兴要与工业化、城市化相结合

       陈剑平认为,从农业的基本属性来讲,就是提供粮食和有效供给。而中国已经进入后现代农业,就要在确保农业基本属性的前提下,进行多元产业融合、多功能拓展和提升。

       而在乡村振兴过程当中,就是要解决:“三生”(生产、生活、生态)、“三产”(农业、工业、服务业)、“三网”(交通网、互联网、物联网)的融合问题,然后思考,在“三生”、“三产”、“三网”融合的过程中,农业能派生出哪些创新创业的内容。

       另外,农业要跟工业化、跟城市化相结合。在工业转化升级的过程中,农业可以跟大健康、大生态等产业相联系,来升级农业产业。

       他说,改革开放40年,我们只是初级的城市化,接下来还要进行郊区化、一城市化、再城市化,这都要跟广大农村地区相结合。在这个过程中,农业跟城市化结合又可以派生出哪些新经济、新业态,这都是需要去研究的。

       在此过程中建立一些商业模式,然后通过研发、科技成果转化,天使基金的支持,通过年轻人创新创业,使农业变成一个生机勃勃的产业。

       “农业综合体”能系统解决“三农问题”

       陈剑平认为,年轻人、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不愿意做从事农业工作,归根到底,就是农业效益太低、收入太低。而他提出的“农业综合体”概念,就是试图系统化地考虑“三农问题”的综合解决方案。

       他说,“农业综合体”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根据区域农业产业的发展,来设计多元产业融合和多功能拓展;多种经营主体,特别是职业农民的培育;科技的支撑与引领;农产品质量安全、生态环境的管控;互联网和流通、投资融资以及公共服务等。

       总的来说,“农业综合体”就是为了农业的竞争、为了农民的收益,为了食品的安全,从产业上来制定一个综合解决的方案。

       现代农业发展、乡村振兴首先要培育领头人

       陈剑平说,长期以来,农业给人收入低、工作环境脏、工作强度大的印象。另外,从政治身份来讲,农民也不是一个真正的职业,受传统思想、经济回报、社会地位、社会影响力等很多因素影响,有文化有知识的年轻人宁愿去打工,也不愿意做农民。

       但是陈剑平认为,现代农业真正要发展、乡村要振兴,首先就要培育领头人,乡村里必须要有大量的乡贤、能人。

       而乡贤、能人要有思想有抱负有追求,同时有一定的经济运行能力、会管理。能组织农民打造合作社,让村里有好项目、好模式,大家的付出能有好的回报,风险能够得到控制。

       而留住乡贤的关键是他们在村庄里的获得感:他的经济收入,他满不满意;他在村里边从事相关工作,他愉不愉悦。他有没有成就感、有没有尊严。陈剑平认为,如果我们能够满足这几条,没有人愿意离乡背井。

       家庭农场作为农村的基本细胞必须标准化

       陈剑平认为,乡村振兴实际上是研究发育和进化两大问题。从一个小村小镇的发育来说,它由细胞组成,而基本的细胞就是家庭农场。

       我们在乡村振兴的过程当中,不能把家庭农场忽略掉。家庭农场作为一个基本细胞,它的标准是什么,它需要什么文化程度的人来做,它有什么样的年收入,都应该标准化。这样农民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职业,农民就会变成生产经营型的农民、社会服务型的农民、专业服务型的农民。

       这时候就可以做产业的顶层设计,像工业流水线一样,不同时段、不同领域,设计出不同的农民工种,这样农业才能真正的发展起来。

       而顶层设计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是国家层面、省级层面,还是市县层面,甚至村级层面。都要考虑我有多少土地资源,有多少人从事农业工作,有多少生产潜力及收入,以及生态平衡、自然灾害等等。然后基于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统筹考虑,来提出农业结构的变迁、生产路径的变迁、技术路径的变迁、生产规模的变迁、经营模式的变迁、特色优势的变迁、最后到国家单位政策举措的变迁,最终提出一个区域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综合解决方案。

       这期间,需要政府来引导,需要科技人员来实践,需要企业带着合作社、农民、经营主体来实践等等,这些都值得我们进行探索和尝试。(完)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41123713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