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老区延安传承创新社会治理“红色基因”

2018-08-28 16:55
编辑: 孙霄雨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8月28日电(记者姚友明)如今,在革命老区陕西延安,南市街道办杜甫川社区的工作人员白杨,再也不用为山体间铺设的排污管道在暴雨后破裂引发纠纷而苦恼。

  去年一场暴雨过后,白杨出面与山间居住的居民和山下小区居民共同协商,平摊了管道修复的相关费用。“涉事的20多户居民每家只承担了几十元钱,大家都很满意。”白杨说。

  这种解决邻里纠纷的工作方法,是延安市传承上世纪40年代“十个没有”工作方法的一个缩影。在那个艰苦卓绝的抗战时期,共产党人靠实事求是、艰苦朴素、廉洁奉公的作风,赢得民众广泛支持。

  1940年2月,毛泽东在陕西延安民众大会的讲演中说:“这里一没有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小老婆,六没有叫化子,七没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没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摩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

  延安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王晓玲说,延安市原“十个没有”反映出当时社会治理的五个基本特点:一是廉洁勤政的政府;二是和谐融洽的党群干群关系;三是安定有序的社会秩序;四是民主透明的社会氛围;五是扎实可靠的群众基础。

  “当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到延安后曾断言道,延安的社会治理成果是‘东方魔力’‘兴国之光’。当年中国共产党在延安营造风清气正、政通人和社会环境的种种做法,在今天看来依然有很高的参考价值。”王晓玲说。

  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不同,如今的中国处于深化改革攻坚期,需要解决的是如何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问题。

  延安市宝塔区工商局副局长王炜以区内的东盛农贸市场举例说,农贸市场一方面场地简陋、设施陈化、功能不全,另一方面在管理上经常要与食品、公安等多个部门沟通,工作千头万绪。“此前我们缺乏一个好机制来统领和解决彼此的沟通问题,也就是说,没法很好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

  从2016年起,延安市开展“十个没有”平安创建活动,到2017年已有15个行业参与。每个行业都制定出工作方案,列出“十个没有”清单,责任到人,公开承诺,述职评议,督导考核,年年评比。考核过关授奖牌,不过关的摘星牌。

  在平安创建活动中,每个行业都结合自身特点设立“十个没有”标准,将社会治理和行业管理相结合。比如在医院、乡镇卫生所等卫生计生部门,“十个没有”标准为:没有非法执业;没有推诿病人;没有违规收费;没有商业推销;没有红包回扣;没有歧视患者;没有不合格药物器械;没有安全隐患;没有医疗责任事故;没有绺窃盗窃。

  再比如在宝塔区杜甫川小学,创建平安校园实现的“十个没有”包括没有师生伤害行为、没有食品安全问题、没有监控视频缺位等。

  通过创建新“十个没有”,延安打造了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事实上不光有平安社区、平安酒店和平安校园,在网吧、景区和村组,也分别都有“十个没有”具体标准。数据显示,通过创建新“十个没有”,延安市在2017年度的刑事和治安案件同比分别下降10.5%和4%,公众安全感达到93.60%,同比提升0.87个百分点。

  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刘朔认为,延安新“十个没有”平安创建活动以群众平安需求为着力点,坚持问题导向补齐工作短板,通过活动实现了行业管理与平安创建工作的有效结合,促进了行业的自我净化与自我提升。

  “‘十个没有’创建工作之所以能取得成效,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共在延安时期创造的依法治理与民主协商融合、党的领导与社会组织互动、打击整治与文化教育并举等经验,在今天看来依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刘朔说。

  从今年7月开始,新“十个没有”平安创建活动不再局限于延安市,而是全面推广至陕西省。人们希望这个既体现时代特征又能传承“红色基因”的做法,能够为我国的社会综合治理工作和平安建设工作做出新的贡献。(完)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71123342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