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风情“老传统”变身脱贫致富“新法宝”

2018-06-20 09:47
编辑: 孙霄雨
来源: 新华社

  上百人同时打腰鼓的场面十分震撼。新华社记者 张斌 摄

  新华社西安6月19日电(记者沈虹冰、梁娟、张斌)在刚刚建成的延安市安塞区冯家营文化民俗村,以往过年才能看到的腰鼓表演如今在这里每天都会上演,震撼的鼓声响彻云霄。

  独具魅力的安塞腰鼓舞动起来,会掀起漫天黄尘,将黄土高原农民朴素而豪放的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堪称“中国一绝”。退耕还林后的陕北被绿色笼罩,为了重现表演效果,冯家营村前不久在村中空旷地带用黄土特意堆建出一个新舞台。

  33岁的王毅站在队伍最前面,和上百位鼓手一起舞动鼓槌。王毅皮肤晒得黝黑,打鼓时表情夸张,跳跃时动作利落,脚下尘土高高扬起,场面震撼人心。

  王毅正在打腰鼓。新华社记者 张斌 摄

  位于陕西北部的延安市安塞区是中国西北地区黄土高原文化保存最好、民间艺术最集中,也最具代表性的区域之一,无论是腰鼓、剪纸还是民歌,都具有浓郁的黄土风情。

  在安塞,“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几乎人人会打腰鼓,人人能唱民歌。作为腰鼓之乡的后生,王毅自不例外,他依靠这门“乡土绝活”,打来了姻缘,也打走了贫穷。

  “小时候看大人打,就跟在后面学。”王毅说,那是少年时期他的主要文体活动。长大后,文化局组织腰鼓表演,他也常藏在队伍后面“偷师学艺”。

  “以前打鼓是换不来饭吃的”。2015年整体脱贫之前,安塞区有贫困户7955户、贫困人口20059人,农民人均纯收入11464元。那时,清贫的日子也常常把爱打鼓的王毅拽回现实。

  “我爹是残疾人,我也只上过小学,以前主要靠种苹果和弹棉花挣钱,家里没有额外收入。”王毅说,因为收入微薄,2013年,他家还被评为贫困户。

  沉重的贫困担子压在王毅的身上。为了疏解惆怅,有时候他就一个人到山上打鼓,而且不时吼两嗓子陕北民歌。

  “我始终相信,只要勤劳肯干,生活是能改变的。”说起往事,王毅眉宇间写满骄傲,“我婆姨(陕北方言,指妻子)就是俺打鼓唱歌追下的。家里穷,找婆姨不容易,她是大学生,又有正式工作。是因为俺打鼓唱歌好,人勤快,才决定跟俺过。”

  结婚后,多才多艺的王毅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他开始思忖靠着腰鼓去挣钱。为了生计,他走街串巷,沿路询问人家需不需要腰鼓表演,只要对方有需求,他就召集村里人去表演,而且演得十分卖力,鼓艺也不断精进。

  不久后,王毅参加了区里的励志腰鼓队,他还特意选择贫困群众作为队友。“打腰鼓的时候,大家好像一切烦恼都没有了,就剩下高兴,越打越有劲儿。活动之余,大家就琢磨着如何把事业做大,一起脱贫。”

  王毅说,为了正规经营,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后,他牵头成立了安塞鼓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有人专门负责联络项目,有人专门负责召集大家排演节目。

  “刚开始,我们出去表演,一个月只能收入4000元左右,后来能挣到八九千元。”王毅和许多群众一道,摘掉了贫困的帽子。

  门路越来越广的王毅发现,不少外地人对安塞腰鼓也很感兴趣。瞅见商机的他决定,不但表演腰鼓,还开始教人打鼓。

  “为了扩大知名度,我还专门制作了名片,逢人就发。”王毅乐呵呵道,“2016年,靠着腰鼓这一项目,公司就收入十多万元,一起打腰鼓的群众也都不同程度增加了收入。”

  最近,王毅又接了个大单,要去北京市通州区给600人培训“新式腰鼓”。“我正在研究,要把腰鼓的动作和平日体操的动作结合起来重新编排,让腰鼓不仅在黄土高原上表演,同时推广成为一项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时尚体育运动!”王毅说。

  安塞区白坪街道办党工委书记李学义说,具有黄土风情的民俗和表演很受欢迎,冯家营民俗文化村开业10天就迎来5万多人,后期还将打造休闲度假和农耕文化体验区,不断丰富游览项目,通过发展文旅产业加速带动群众脱贫致富。

  在腰鼓之乡安塞,常年有2000多人的专业表演队伍,像王毅一样在全国各地培训打腰鼓的专职教练有200余人。另外,区里成立了安塞腰鼓、剪纸、民歌、农民画等17支由“文化人+贫困户”组成的励志艺术团。黄土高原文化已为成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

  演员在景区内表演陕北秧歌(5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安塞区委书记任高飞说,眼下安塞正通过深挖黄土风情文化资源,探索文旅发展新业态,不仅新建和打造了冯家营“千人腰鼓”表演村、魏塔“东方毕加索”绘画村、西营“陕北信天游”大舞台等文化产业村,而且正在加速促进文化资源、旅游市场和脱贫攻坚深度融合。

  63岁的陈丕亮是安塞腰鼓大师,全家人都会打腰鼓、会教腰鼓。爱人侯雪昭是陕北剪纸大师。他们在冯家营民俗文化村经营了一家剪纸文化工作室,不但向往来游客展示这项精巧技艺,同时详细讲解每幅作品背后的历史故事。

  夫妇俩都很热心,陈丕亮除了平日参加腰鼓表演,还会向乡亲们传授腰鼓技法。侯雪昭则把自己的剪纸手艺传授给远近村里的贫困妇女,并且帮她们销售作品。

  “我带了很多徒弟,现在都剪得不错,这门手艺现在也成了她们脱贫的重要手段。”侯雪昭说,“有一个徒弟,一幅牡丹图,装裱后在我这儿就卖出了3000元呢!”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71123008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