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2018-04-24 16:02
编辑: 白雪
来源: 光明日报

  交通运输是国民经济中基础性、先导性、战略性产业。构建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是适应把握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国家重大战略实施,支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客观要求。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交通运输要着力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中发挥先导作用,推动我国从交通大国向交通强国迈进。对于“一带一路”建设而言,交通运输业的发展尤为重要。

  构建“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时代主题

  构建“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既是发挥交通运输引领功能的时代要求,也是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现实需要。

  建设交通强国,打造“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需要通过交通运输技术攻关创新,形成引领行业前沿的交通技术,构筑现代综合交通运输核心技术体系,在国际上持续保持竞争优势。在交通领域国际标准、先进交通理念、运输技术手段推广等方面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在非优势技术领域实现追赶超越,整体提升交通技术国际竞争力。加速形成中国交通运输国际化战略和战术体系,打造世界一流交通运输发展格局,成为世界交通运输行业的引领者。

  建设交通强国,打造“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要瞄准国际需求,充分利用领先优势让交通运输“走出去”。通过对外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树立中国交通运输品牌,形成“交通+文化”模式,树立交通强国品牌,实现交通运输多元产品、交通运输技术标准国际化、交通运输现代服务及其品牌的立体支撑、协同发展和有机衔接。

  构建“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现实内涵

  构建“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要遵循安全、便捷、高效、绿色、经济的交通理念,定位世界一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以国际化为着眼点、以现代化为特征、以立体化为表现的洲际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国际化”要求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积极推进沿线国家发展战略、项目和要素的对接,加快形成内畅外通的国际交通运输网络,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推动我国与世界的互联互通。“现代化”要求深化“交通+”战略,构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同参与和遵守的交通发展规则,打造高标准、人性化、大品牌的交通命运共同体。“立体化”要求结合“一带一路”发展与行动指南,发展公路、铁路、水运、航空等多种交通运输方式,重在建成衔接高效、陆海空互联互通的交通衔接机制。

  “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包括国内建设、国际建设和文化建设三大层面。其中,国内层面着眼于拉骨架、强密度、促衔接的“三位一体”,主要加强以城市群战略为支撑的交通骨架建设,以城市群交通一体化为抓手的交通密度建设,以综合交通无缝对接为导向的交通衔接建设,优化综合交通运输枢纽空间布局,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高质量交通需求。国际层面着眼于大布局、大网络、大服务,依托现有双边、多边、区域和次区域合作机制框架,共建“一带一路”综合交通网络,提升国际交通运输综合价值。文化层面要着眼于以交通为载体丰富中国国际传播渠道,融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风情,将现代交通运输体系作为中国现代化的名片,通过塑造和传播中国交通强国形象诠释和传递中国现代交通文化理念,展示国家形象。

  构建“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路径建议

  新时代建设“一带一路”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核心工作是构建沿线国家的交通利益共同体,基本要义是形成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社会参与的跨国交通运输协作体系,根本目标是建设交通强国。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从国内交通运输转型、跨国交通运输议程设置、交通运输要素支撑三维路径上加以推进。

  在促进国内交通运输转型的路径上:一是要加速从优先战略向均衡战略的理念转型,积极转变传统的内向型非均衡战略为外向型协同发展战略,加快建成安全、便捷、绿色、经济、高效的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持续发挥对沿线国家的带动作用。二是要加速从体系战略向网络战略的目标转型,要按照构建多层次交通运输基础设施体系、强化交通运输核心枢纽功能、实现水陆空立体衔接成网的“三步走”策略,构建面向“一带一路”经济空间的现代交通运输网络。三是要加速从设施战略向服务战略的任务转型,按照“设施—服务—品牌”的顺序,以技术服务、运营服务等增值服务为重点,推动交通运输建设从硬件建设向软硬件并重建设转型,推动形成国际化、现代化、一体化、品牌化的综合交通运输服务体系。四是要加速从一元主导向多元复合的功能转型,坚持以集约化、智慧化、高效化、环保化、人文化的“五位一体”交通运输为导向,推动交通运输行业向多元功能拓展,使其成为兼具社会功能、文化功能的跨国合作载体。

  在强化跨国交通议程设置的路径上:一是增设多边合作机制中的交通议程,坚持以政府为主导,在不断加强与周边国家沟通互动的基础上,深化双边、多边和区域合作,探索在上海合作组织、中国—东盟“10+1”、亚太经合组织等现有多边合作机制中增设交通运输合作议程。二是筹办沿线国家交通部长会议机制,常态化举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通部长会议,建立统一、高效、权威的指导协调机制,推动包括法规、标准、规划等在内的各类交通运输国际合作事项便利化,不断优化跨国交通运输合作外部条件。三是成立交通运输产业技术合作联盟,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主体,以资源共享、信息互通、共同研发、合作共赢为理念,充分整合国内外政府、企业、高校、智库、金融机构等各类资源,搭建“一带一路”交通运输产业技术合作联盟平台,组织成员国家在技术交流、市场信息共享、核心技术攻关、通用标准制定等方面联合发力,切实提升行业协同水平。四是联合制定和实施新型国际交通运输标准,以我国优势交通运输技术为重点,以建成适应交通运输发展需要的标准化体系为目标,对标国际先进交通运输标准,联合沿线国家共同发起、制定更多国际化交通运输标准以及标准细则,推动从技术优势向标准优势转化,增强我国及沿线国家在国际交通运输领域的话语权和竞争力。

  在优化交通运输要素支撑的路径上:一是要实现金融支撑多元化,积极拓宽交通运输融资渠道,创新融资工具和手段,强化对交通运输的资金支持。鼓励国内沿线省份适当开发专项基金、债券融资、权益质押、资产证券化、投资基金等融资方式;鼓励沿线国家在整合利用本国融资渠道的基础上,以市场化方式从亚投行、丝路基金等专项平台获取金融支持。二是要实现科技支撑前沿化,积极与沿线国家展开合作,推进联合实验室、研究机构、先进技术示范与推广基地等建设,促进科研数据和科技资源的互联互通与服务共享。三是要实现运营服务支撑系统化,以提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通运输的产业组织化规模和水平为目标,积极促进交通运输建设方案合理化、技术标准化、运营培训规范化以及信息一体化,稳步提升交通运输服务能力。

  (作者:杨琦,系长安大学交通运输战略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201122735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