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文化产业的探索

2018-04-05 20:40
编辑: 郝云菲
来源: 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

  文/记者蔡馨逸 杨一苗

  “文化产业的繁荣发展对提升全民族的文化自信举足轻重,而守住传统根脉、留住文化之魂正是文化企业当前必须履行的责任。”

  陕西省铜川市照金镇首届照金国际滑雪公开赛,选手从起点出发。新华社记者邵瑞摄

  文化产业如何利民惠民?文化项目怎样坚守主流价值?产业发展瓶颈如何突破?中国文化产业在高速发展阶段中面临的这几大难题亟待破解。

  陕西省以文化旅游项目带动地方经济转型、以传统文化内核驱动文化产品研发,以小资本撬动大资金,尝试破解文化产业发展收益小、融资慢等难题,探索既坚守主流价值做文化精品、又以机制创新实现文化升值的文化产业发展之路。

  文化旅游成贫困地区“金名片”

  提起小时候的苦日子,28岁的安荣博记忆犹新。“就靠种点玉米、小麦过活,吃了上顿都未必有下顿。镇区没有上下水和供暖设备,每到寒冬腊月,村民们只能依靠火炕和蜂窝煤炉取暖。”就在他上大学时,他的家乡——陕西省铜川市照金镇的不少地方,还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

  如今,家乡的变化让安荣博倍感自豪。这里红墙白瓦的建筑依山傍水,勾勒出一幅田园牧歌的美丽画卷。革命旧址成为重温红色记忆的鲜活讲堂。照金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日照锦衣,遍地似金”。

  陕西省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革命、民俗、宗教等文化资源各具特色。如何把文化资源的优势变为文化产业发展的推动力,并让老百姓切身获得文化产业发展带来的实惠?在曾孕育出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革命老区照金镇,红色文化与旅游开发在这里完美结合,开出了致富惠民花。

  这些转变始于2012年。随着《陕甘宁革命老区振兴规划》的全面实施,照金镇大力发展红色旅游,把“老区振兴”和“改善民生”作为出发点,开发建设生态农业与观光休闲相结合的特色小镇。

  以照金名镇、薛家寨、大香山寺为主要景区的照金红色旅游小镇,于2013年建成开放,形成了包括休闲游、户外游、冰雪游、研学游的特色旅游景区。2017年接待游客量超过200万人次。

  文化旅游景区不仅改变了当地基础设施和生活环境,更发挥旅游带动效应,为老区群众创造了脱贫致富的路径。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照金村见到41岁的鲁麦莲时,她正和丈夫在家中编山核桃挂件。从去年7月学会编织手艺至今,她靠在家门口的景区卖山核桃工艺品已经赚了上万元,这让她看到了脱贫的希望。“过去在外地打工一个月赚一千多块钱,根本包不住花销。”她说。

  去年,听说照金景区的游客越来越多,技能培训让很多村民在景区找到了工作,鲁麦莲立刻赶了回来。经过培训,她成功获得了“陕西省创业培训合格证”,并在景区繁华的商业街摆起了小摊。“今年就能脱贫,我有信心。”鲁麦莲笑着说。

  据陕文投集团总经理助理、陕西照金公司董事长李尊鹏介绍,景区开发建设中,始终注重保障改善民生,将过去没有自来水、天然气、污水处理和垃圾回收的村庄,建成了楼房联排、绿树成荫的宜居小镇,并利用文化活动逐步改变当地村民的精神面貌,通过就业创业培训、发展商贸服务、开发和销售特色农产品等,不断拓宽农民增收渠道。

  目前,当地村民入股组建公司参与镇区景区管理,解决了当地及周边村民600多人的就业。“股份分红+土地流转收入+商铺租金收入+工资收入+创业收入”五重保险,系统化解决了群众可持续发展的问题,让老区群众真正成为旅游发展的参与者、受益者。照金镇区村民的人均纯收入从2012年的5410元,增加到2017年底的18600元。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化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张燕表示,文化旅游扶贫是典型的“造血式”扶贫,通过开发旅游资源,吸引消费,带动当地贫困人口就地参与旅游经营服务实现脱贫,同时,旅游业就业量大、门槛较低、方式灵活,可以充分调动贫困群众参与,扩大受益面。

  挖掘传统文化当代价值

  枣园文化广场毗邻延安枣园革命旧址,《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这里的“延安1938”街区看到,街道布局遵循着1938年老延安城的街衢市井,“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人民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等当年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在文创产品商店里,原本严肃、“土气”的陕北老汉形象被做成了憨态可掬的玩偶,当地的小米、红枣等土特产也做了创意包装。

  “延安的红色旅游不再是单调生硬地听讲解、看史料,这让我很惊喜。”对比多年前的旅游经历,游客周星有感而发。穿行于原样复建的“老延安城”中,被舞台剧《延安保育院》感动得热泪盈眶;在南泥湾和当地老乡一起“重温大生产、再唱南泥湾”……各种体验式游览让她对红色文化有了新的认识。

  文化学者肖云儒认为,陕西有着大量珍贵的历史文化和红色文化遗存,挖掘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已成为盘活文化资源的关键。

  近年来,陕西深入挖掘红色文化,尝试以贴近现代生活的表达方式创新红色文化产品,枣园文化广场是其中之一。陕文投延安公司负责人吕忠诚告诉本刊记者:“我们通过对建筑细节、文化内涵的捕捉,运用时尚创意进行全新表达,让老延安城原有的历史记忆在当代人的生活中‘复活’,更让年轻人用他们喜欢的表达方式读懂延安精神在新时代的召唤。”

  陕文投公司先后开发建设了韩城古城文化景区、延安枣园文化广场、照金小镇、安康瀛湖等多个文化旅游景区,并投资拍摄了《红旗漫卷西风》《遵义会议》《阿良的长征》等多部革命题材影视剧。

  由陕西历史博物馆和陕文投共同开发的《陕博日历》,是从陕西历史博物馆37万余件馆藏文物中精选出的365件国宝组成,一经上市广受欢迎。文创产品已成为展现陕西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让历史文化走近群众日常生活的重要途径。为了让过去的历史“活”起来,陕西省推出了陕西皮影头谱系列工艺品、千足金千足银善业佛、汉阳陵博物馆吉祥物抱枕、仿唐花鸟纹香囊等浓缩了陕西民俗、历史的文创产品。

  陕文投董事长王勇说:“文化产业的繁荣发展对提升全民族的文化自信举足轻重,而守住传统根脉、留住文化之魂正是文化企业当前必须履行的责任。”

  以金融创新驱动产业升级

  随着文化产业的不断发展壮大,文化与金融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文化与金融的融合,是促进文化繁荣、增强国家软实力的需要,也是金融业培育新增长点、服务实体经济的需要,这已经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然而,目前文化企业融资难问题仍未有效解决,文化金融融合发展之路仍在探索中。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陕西的文化企业在不断创新中盘活文化资源、撬动金融资源、活化管理资源,实现了滚雪球式的发展。同时,推出一批更加符合中小微文化企业融资要求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为文化产业寻求与金融资本对接提供了宝贵经验。

  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必须借助金融的有力支撑。陕文投从成立伊始的注册资本22.19亿元,发展到目前总资产近150亿元。董事长王勇表示,陕文投的发展壮大,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资本运作,特别是社会资本的整合以及充分利用各类金融工具。文化金融也是陕文投的核心产业板块之一。

  据了解,目前陕文投的文化金融板块已包括小贷、担保、资产管理、产业基金、创投基金、基金管理、互联网金融、文交所、版权交易中心、书画艺术品交易中心、文化金融服务中心等十多家文化金融类机构,还在筹建包括融资租赁、PPP基金等在内的其他金融业态。

  其中,陕文投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为4亿元,是全国注册资本规模较大的文化类小贷公司之一。小贷公司针对不同的经营周期、不同发展阶段的中小微客户设计了文化授信贷、企业经营贷、文化信用贷、文化创意贷、文化抵押贷等灵活多样的金融产品。目前,小贷公司已累计向外贷款37亿元,服务超过800家企业,其中文化类贷款占比超过六成。

  此外,陕文投集团还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光谱技术等手段,推动文化资产的风险标准化。通过与中国科学院西安光机所等科研单位合作,将定量分析引入以往更偏重于经验定性分析的版权、书画艺术品鉴定、评估系统中,建立了文化产业无形资产和艺术品鉴定评估体系,这为金融机构开展文化资产证券化或抵押贷款业务提供了价值依据,降低了金融机构对文化产业风险识别的难度。

  陕西省社科院文化产业与现代传播研究所所长王长寿说,要通过文化金融生态体系的构建,为文化企业提供融资咨询、股权融资、债权融资、资产评估和交易等全方位的金融服务,更好的帮助文化企业对接金融资本。

  长安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陈蓉表示,缺乏无形资产认定、评估与流转的平台和机制等瓶颈仍制约着文化金融融合发展,因此,需要进一步推进无形资产评估与流转平台建设,解决文化创意产品估值难问题,并让资金投入方式向市场化、专业化转变,通过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和天使基金支持有潜力的中小文化企业发展。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31122642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