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三位“60后”姐妹花的春运倒计时

2018-02-06 10:12
编辑: 汪艳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2月5日电(记者 张斌)“弄错了,弄错了,不走了!”春运前一天,值完最后一班岗的姚文霞突然得知她还不能退休,因为按照档案里的记录,她还有10多天才到正式退休年龄。

  听到这个消息,最近心里总是惶惶的姚文霞总算可以暂时平静下来。对于退休,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春运,被称为中国规模最大的一场“迁徙”。每年,有数以亿计的游子从天南海北回到家乡,春节后又重新启程出发。一往一返间,抚慰了乡愁,也鼓足了干劲儿。

  作为一名铁路职工,50岁的姚文霞已经记不清她到底参与过多少次春运了。

姚文霞(左)叮嘱宁夏固原的乘客照看好孩子。新华社记者 张斌 摄

  1985年,17岁的姚文霞从学校毕业后进入西安火车站工作,主要内容是服务旅客。那一年,西安火车站刚刚建成。

  “那时刚到岗,见啥都新鲜,热情也高,领导劝休假也不休。”姚文霞说,她先后在火车站台、候车室、服务台工作,全都和旅客直接面对面。

  “我在服务台工作时发现,总有务工的老乡要么丢了钱包,要么身上没钱买票回家。后来我们想办法建立了亲情账户,先垫付车费,等旅客回家后再把钱电汇到这个公共账户里。”姚文霞说。

  在通讯手段并不发达的上世纪90年代,亲情账户实实在在解决了不少乡亲的燃眉之急。姚文霞说,一些旅客回程时还会专门去看她们,那些委屈和劳累就都不值一提了。

  姚文霞的同班同学武秀珍于同一年进入西安火车站工作,今年春运也是她在岗的最后一次春运。

  因为经常在车站帮产妇接生,武秀珍被同事戏称为“职业产婆”。“有时候遇到突然生产的孕妇,情急之下还是得自己先上。”武秀珍说,服务行业有时候也关乎性命安危,既要胆大又需心细,一点马虎都要不得。

  尽管都是一面之缘,但当完“产婆”后的武秀珍还总要买些红糖、营养品给孕妇送去,一起工作的同事对她评价颇高。

工作时面带笑容已经成为武秀珍(左)的习惯。新华社记者 张斌 摄

  工作30余年,武秀珍也有自己的感悟:“现在理念变了,工作方式也变了,如今我们尽量做到一对一服务。”

  今年2月底本应退休的周文捷因为不舍,向领导要求工作到3月12日春运最后一天。她说:“想干完最后一个春运,让倒计时再慢点。”

  周文捷说,最近经常想起刚来西安火车站时的场景。那时,候车大厅里刚装上电梯,这在全国都不多见。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旅客乘梯。

  “旅客不会坐电梯,害怕摔倒,我就教给他们。到电梯顶上,我又赶紧提醒大家抬脚下来。当时,西安市有很多人前来体验。”周文捷几乎记得当时的每个细节。

  知道自己即将退休,周文捷便努力当好“传帮带”的角色,抓紧将工作经验传授给年轻的“80后”“90后”。

  周文捷(右)正在工作。三十余年前,刚到西安火车站,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教乘客如何乘坐电梯。新华社记者 张斌 摄

  春运结束后,姚文霞、武秀珍、周文捷就要退休了,她们初来时刚刚建成的西安火车站也要进行大规模改扩建。

  春运这天,她们三人在西安火车站旅客服务亭合拍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她们笑容灿烂,一如当年。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61122375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