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公路建设为老区延安带来新气象

2018-01-29 14:52
编辑: 杨喜龙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1月29日电题:乡村织纵横 广路连康庄——农村公路建设为老区延安带来新气象

  新华社记者

  “我现在还记得,十几年前离开家时,村里还都是土路,深一脚浅一脚,一步一回头。去年我回来时,开的是自家的小汽车,走高速、上干道,再拐到村里的水泥路上,一直开到家门口。”寒冬时节,站在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龙耳则村村口,村民吕延利不由感慨,“路又平又宽,跟过去完全两样。变化真是太大了!”

  在革命老区延安,昔日泥泞的羊肠小道,变为平整宽阔的柏油路、水泥路,让许多像吕延利一样的村民,往来更便捷。农村公路纵横延伸,勾连互通,更是为山乡带来巨变。

  昔日行路难 羊肠多崎岖

  龙耳则村位于黄河边,离黄河著名的乾坤湾只有几公里,离延川县城50多公里。长久以来,龙耳则是延川县最偏远的行政村。偏僻、封闭,曾是这里的标签。今年31岁的吕延利,长到十五岁,都没去过县城。

  “我们村过去只有羊肠小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吕延利说,“过去去镇子里也是土路,2013年村子到镇里才通了柏油路,村里人为此高兴了很久。”

  已过古稀之年的老人刘世林,曾在村里的羊肠道上吃足了苦头。“我年轻的时候,村里的小道连架子车都过不去,种庄稼、拉农家肥只能靠人硬背、硬担。一年下大雪,要去粮站交公粮,牲口拉着粮食滑倒了,扶不起来,我就只能一袋袋粮食背过去。”如果土路遇上大雨天,人就彻底出不了门了,“泥坑连泥坑,不小心就能翻到沟渠里,那路就只有骡子能走,驴都走不成。”

  而这样的路,在很多农村地区都曾存在过。延川县梁家河村50岁的村民张银娃说:“过去村里村外都是土路,下雨下雪根本没法走。十多年前有一次下雨过后,我骑摩托回家,走半道上两个车轮子就全陷到泥里了,把我整惨了。”

  龙耳则村共有172户,576人,但这些年很多人受不了这里的偏僻、封闭,陆续搬了出去,村里常住的只剩下20多户。“出去看看才知道外面有多大。”吕延利说。

  作为延川县乾坤湾镇的扶贫干部,贺烨仍然记得2016年第一次到龙耳则村看到的情景:村口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是一条路况不好的柏油路,村里则都是土路,勉强能过一辆车;很多窑洞都空了,村子鲜见人来人往。这是一个典型的“空心村”,朝气与活力完全流失了。

  今朝改旧道 山乡迎新生

  2017年,在外多年的吕延利回到了家乡。他惊喜地发现村里有了新变化:“村里新铺了水泥路,还有一条宽展的公路从村里通过。车一路开到家门口畅通无阻。”

  从村里通过的是被誉为“陕西1号公路”的沿黄公路,2017年8月,这条路正式通车,与9条高速公路、13条国省干线公路以及80条县乡公路相连接。

  2017年10月“黄金周”,龙耳则村迎来一波波游客。一些人饱览壮观的乾坤湾后,顺着沿黄公路,来到这个秀丽的村庄。窑洞、枣林、苹果园,让游客们驻足观赏。“沿黄公路边上,就是我们村里的枣林,许多游客喜欢自己采摘品尝,我们都不收费,就喜欢这人气。”吕延利说。

  村里的“土特产”南瓜、花生、红薯也成了抢手货,一天能卖几十元至几百元,村民乐开了花。“路通了,有了人气,村民的精神面貌也改变了。”贺烨说。

  也是2017年,龙耳则村铺上了长11公里、宽4.5米的水泥路。“这路好,走哪都不费劲。水都顺着路边的排水渠走了,路上也不积水。”刘世林说。

  延安市交通部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延安农村公路总里程由2005年底的13061公里增加到18657公里,公路密度由35.3公里/百平方公里增加到50.4公里/百平方公里,延安全市行政村通硬化公路率97.8%,通砂路率100%,120万人直接受益。

  在梁家河村,张银娃也感受到村里道路的变化。近年他家的果园都通了水泥路,不仅能开着车到山上的果园种苹果,客商也能把车开到果园采摘、装箱。

  农家话未来 美景俱可待

  村里村外路通了,龙耳则村不断有搬出去的村民陆续回归。“一个月就回来了3户。现在村里很多人家都在拾掇院子、窑洞,想做农家乐和民宿。”吕延利说,“还有很多在外打工的年轻人,也想回村发展。”

  吕延利说,村里正在规划将原有170多亩的苹果园扩大规模,再发展一些葡萄园和温室大棚。“过去地种得再好,东西也出不了村,现在不愁了,就要把村里的土地好好规划起来,成立经济合作社和旅游发展公司,带村民走上富裕路。”

  刘世林笑眯眯地听着村里的未来,“这几年孩子带着我去了延安、西安、北京,享到了过去没享到的福。今后几年,我还想看看,我们村能不能变得像外面那些地方一样美!”(记者姜辰蓉、黄小希、梁爱平、孙正好)(完)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41122334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