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卫生所的一场“拉话”

2018-01-24 16:44
编辑: 郝云菲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1月24日电题:山村卫生所的一场“拉话”

  新华社记者沈虹冰、高音子、李华

  隆冬的午后,64岁的唐天义顶着蓬松且有些杂乱的头发,神情稍显憔悴地坐在黑水塘村卫生所的诊台前。

  “头疼,昨夜没睡好。”他说。

  村医白垣忠为唐天义麻利地听诊、登记。

  黑水塘卫生所所在的兴隆镇位于陕西省镇巴县东部,是大巴山的腹地,许多村子仍隐匿在云雾缭绕的山上。从兴隆镇到县城有40公里,需要翻越海拔1900多米的星子山,走两个小时的盘山公路。2018年的第一场雪将这里与外界隔绝多日。

  “最近家里还好啵?”白垣忠随口一问,让唐天义精神了许多,当着记者的面,他打开话匣子谈起了家里的生活:“过去憋在山里出不去,穷哩!这些年,日子是好过多了。”

  唐天义给记者算起了细账:一家4口人,种了8亩地,其中3亩耕地、5亩山地,每年收近5000斤苞谷、2000斤土豆、几千斤核桃。除了种地收入,每年能领到粮食直补金500多元和一笔退耕还林补贴。

  “党和国家一直没有忘记我们哩!”老唐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时曾响应招工参加过襄渝铁路建设,在条件艰苦的巴山深处为国家发展作过贡献。现在他每年能从政府领到5100元补贴。

  老唐的家住在离镇上8里远的山上,交通不便。受益于陕南山区移民搬迁政策,唐天义的儿子一家两年前搬到了镇上统一规划、造价10多万元的新房里。

  “早些年穷,想过往山下搬。现在日子过得‘安逸’,反而喜欢山上的自在,要干啥子也都方便,我就没跟儿子一起搬下来。”老唐说。

  “你这就是个风寒,不发热,捡点药回去吃,休息一下就好了。”在给唐天义诊断后,白垣忠开出了桂枝、厚柏、杏仁等多味中药的配方,叮嘱熬药的时间和服用的次数。

  “过去这头疼脑热的哪想到要上医院,能扛就扛过去了,也是现在条件好了……”唐天义感叹地摇了摇手,接过药掏出新农合医疗证,付了20元的费用,脸上堆满憨厚的笑容。

  “是咯!现在政策好,政府和各级干部也帮得好!”白垣忠接过话茬。他从做“赤脚医生”开始,行医乡间38年,路途充满艰辛。2017年,他开始在兴隆镇街上宽敞明亮的村卫生所上班,并且就住在楼上,以便“随叫随到、随到随诊”。他说,现在县上落实健康扶贫,他签约了185户385人,没有一个他不熟悉的,特别是29名患大病的贫困户。

  “忙点累点,但是给群众服务也充实,乡村医生的积极性也高。”白垣忠说。

  如今,在县里的帮助下,一座面积140多平方米的黑水塘村新卫生所正在几百米外紧张地建设中,按照规划要求,保健室、诊查室、治疗室和药房“四室分离”,统一配备的健康检查一体机、诊疗包也一应俱全。在诊所前面的山坳里,刚刚建设完成的袁家桥移民安置点一片热闹,西山村46岁的贫困户李明银一家刚刚搬进新居,一场关于开春后“养牛计划”的讨论正在家庭内部展开。

  “走咯……”唐天义提着药起身,迎着午后温暖的阳光,朝兴隆镇楮河边新修的大路走去。

  新村,新路,新卫生所以及不再害怕“看病难、看病贵”的新生活……新春来临之际,山村充满了生机。(完)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31122309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