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三返乡创业青年的出走与反哺:让黄土地色彩斑斓

2017-12-28 15:45
编辑: 杨喜龙
来源: 咸阳新闻网

  青年,从来都是一方土地的希望。而又有多少青年,正在逃离故乡。

  繁华的都市,现代的速度与节奏,时尚的生活与激情,让城市,成为他们追梦的地方。

  隆冬时节,在处于关中平原与黄土高原过渡地带的国定贫困县淳化,却有三位这样的青年:他们或身居京华,奋斗在时代潮头;或已在城里创业成功,娶妻生子,有房有车;或学业有成,在城里有更多的机会和选择……经受了现代文明的洗礼之后,不约而同地重新把创业的梦想和人生的希望安放在了故乡的土地上。

  离开时,懵懂青春;归来时,依然少年。

  刘阿娟:小女子与小苹果的大故事

  2014年夏天,在北京一家媒体任总编助理的85后刘阿娟,突然接到千里之外的坏消息,父亲患上不治之症,卧床不起。

  才女原本是孝女。她毫不留恋地辞职离京,回到了被医生宣判只有半年生命的爸爸身旁。  

  陪着爸爸,是她那段时间唯一做的事情。细心的她发现,只要爸爸一走进果园,灰暗的眼睛里就有了神采。

  她回想起了父亲那些曾经的辉煌,18岁开始种苹果,曾经承包过18亩杂果园,将所有的杂果全部嫁接为当时最好的秦冠苹果。“一年收入达到了7000元。”

  后来,爸爸还将自家零散的好麦地,置换成了整片的7亩土地,不顾母亲带着哥哥们回娘家蹭饭的窘境,全部种上苹果树。

  爸爸的一生,就是与苹果爱得分不开的一生。

  父亲走后,阿娟的心中挥之不去的就是苹果。“我要把爸爸对苹果的爱传承下来,淳化是全国最优的苹果产区,我要让更多的人吃上淳化的苹果,吃上爸爸的苹果。”

  一个名叫“爸爸的苹果”的微信公众号,很快火爆网络。  熟稔传播规律和掌握新媒体技术的刘阿娟成了网上卖苹果的淳化第一人。

  她给自己定下目标,打品牌,做精品。于是,无公害,纯天然,绿色健康这些念头浮出脑海。

  不懂就学。上网查资料、买书学专业、向专家请教……一套包括不使用除草剂、施有机肥、全熟采摘在内的标准形成。  

  2015年,她先按此标准,要求4个哥哥在30亩果园里进行种植,并以高于市场价格收购,通过“爸爸的苹果”,一年销售额就达到60万元。  

  现在,她发起成立的淳化全球香苹果合作社农户达26户,2017年收购苹果25万公斤,投放市场,依然供不应求。

  “萝卜快了更要洗泥。”几年下来,刘阿娟对苹果的种植标准要求却更严格。“刘氏”标准由当初的几十条,增加到如今的140条。“刘阿娟的标准倒逼我们淳化的苹果生产提升了几个档次。”淳化县果业局局长郭闽南说。  

  尉钊: 黄土染出的“黑总”

  尉钊生来并不黑。

  自从他放弃城里高薪、舒适的工作,选择回农村创业,就丢掉了原本白净的肤色,成为朋友口中的“黑总”。  

  2000年冬日的一天,两件单薄的衣物,一个简易的背包,伴着尉钊从铁王镇铁王村来到咸阳。站在高楼间,仅有的初中文化程度,令19岁的他内心充满迷茫和惶恐。累死累活,拿不到工资,血汗所得,遭遇欺骗......  

  人间苦难,磨不掉尉钊纯朴、诚实的本性。很快,他在一家饭店站住了脚并得到了老板的信任。从传菜生到采购员,他干得风风火火。同时,他也意识到只有提升自己,才能得到更大的发展空间。

  一边打工,一边自学。2006年,他拿到了函授工程管理专业大专文凭,并得到了一份与所学相关的工作。不几年就做到了项目经理,有了年薪10万的待遇。在城里安了家、有了房、买了车,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这样的生活,不正是当初逃离乡村,走进城市所孜孜以求的吗?尉钊却另有想法。从小在苹果园里长大的尉钊,看惯了果农们的辛苦付出和低廉的回报,以及望着果子烂在枝头却毫无办法的撕心裂肺。

  2014年,尉钊毅然辞职,返乡创业,带领乡亲共同致富。

  带着全部家当60万元和要为乡亲们做事的一腔热情,尉钊建起了两座千吨气调库,一下子提高了苹果的保质、保鲜期和附加值。

  以气调库为依托,一心要带领乡亲们在脱贫致富路上大显身手的“黑总”,流转了150亩地,种起了苹果、黄花菜和日光大棚蔬菜,带动70户贫困户加入了合作种植,使每户贫困户年增收6000元。对提供土地没有种植能力的贫困户,实行保底分红,每年每棚2000元。通过县上与“公益中国”的紧密对接,尉钊的公司承担了全县2189户贫困户的农产品线上销售任务,截至目前,贫困户直接收益150万元,捐赠公益基金45万元。

  “马栏红”淳化苹果、“甘泉宫”无棱荞麦健康面粉,“黄花大闺女”有机黄花菜……冬日的午后,“黑总”和几位贫困户正在冷库前将刚出库的农产品细心包裹、装箱,准备发往远方。

  刘坤:心有不甘的大学生村官

  又是忙碌的一天,又是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  

  躺在床上的刘坤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到底发展什么产业、以怎样的方式、通过什么途径才能更好带领群众增收致富,一直是他日思夜想的问题。

  这位出身当地农家、毕业山西农大、又回乡干着农村事的“三农娃”, 是官庄镇沟渠头村村委会的主任助理。

刘坤(左二)

  2016年初,新“村官”刘坤雄心勃勃想带领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动员6户贫困户发展香菇培育。

  “一座香菇大棚3000个菌棒,理论上一个菌棒产量2斤,但实际上每个菌棒产量只有0.8斤。” 刘坤回想起来一阵后怕,当时由于技术不过关,香菇培育收效甚微,最后多亏引导参与户把剩余的香菇晒干,在电商平台进行网上销售,回收了30000多元。

  这是这个“农业技术男”第一次“触网”。

  “账一算下来,减去每座大棚成本13500元,一年忙下来,只赚了500元,实在对不起信任我、跟着我干的乡亲。”在刘坤看来,这先行先试的关键一步,却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对勇气最大的考验,就是看一个人能否做到败而不馁。在大学时就对电商感兴趣,又在卖香菇时靠电商扳回过一次惨败的经历,让他坚定了带领群众发展电商的信心。

  刘坤专门建立了“官庄镇公益自营交流群”,和群众进行沟通、指导。他手把手带出了两户贫困户能自己在“公益中国”扶贫平台自己进行产品销售,其中一户月销售额最高达到1.4万元。

  40多岁的大军是沟渠头村出了名的“懒汉”,整天无所事事混日子。今年7月,刘坤鼓励他做电商,并给予操作技术上的指导。很快,大军就熟悉了操作流程,把自家的苹果、核桃等农产品传上了网,在网上销售。虽然销售额只有500余元,但对于大军来说,却意义重大。抓住这个机会,刘坤和大军交上了朋友,帮他买猪崽、建猪圈,让大军一下子像换了个人,变得勤快多了。

  几年锤炼下来,刘坤的村官越当越有模有样,成了群众信任的领头人。在他和村“两委会”的带动下,沟渠头30户贫困户中,29户都有了自己的发展产业。

  有好多次机会都可以离开沟渠头村,但刘坤心有不甘。“做村官以来,我还没有真正找到帮助沟渠头村群众脱贫致富的好路子。”这几天,刘坤又忙开了“淳化网乡情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他说,农民培训、农民入股这些急事还在等着他。

  刘阿娟、尉钊、刘坤,3位经历不同的青年,面对家乡,却作出了共同的选择。像这样的创业青年,其实,在淳化已经成为一个群体。

  县商务办主任任永华说,目前,全县共有200多名返乡青年创办了59家电商创业公司。销售的产品包括香菇、杂粮、手工艺、苹果、樱桃、核桃、油桃等农产品及民俗产品,今年产值将在1.3亿元以上。全县形成了电商引领模式、产业带动模式、贫困户自营模式+贫困户的“3+1”淳化电商模式,使广大贫困户顺畅地融入产业链,并通过自身劳动,实现了有尊严的脱贫。

  正是这群掌握现代网络技术和理念,有知识、懂管理、会经营的返乡青年创业者,使淳化这片古老的黄土地,变得色彩斑斓,又一次焕发了生机。(记者 阎晋 韩焱 刘伟)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41122180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