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山贫困居民筹谋“高铁时代”新生活

2017-11-01 17:43
编辑: 郝云菲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11月1日电(记者沈虹冰、石志勇、张斌)种茶已有20年的王有泉最近有个新习惯。每天清晨,他总喜欢站在自家茶园最高点远眺。顺着目光望去,隐约可见一座全新的高铁站和不时疾驰而过的高铁列车。

  “像条小白龙一样!”王有泉指着远处颇为期待地说,“现在我就盼着西安到成都的高铁早点开通,想体验飞驰的感觉!”

  王有泉的家乡在陕西省西南部的汉中市宁强县。这里北依秦岭,南枕大巴山,是秦巴山核心地区。

  2017年10月26日拍摄的陕西省宁强县千山茶园。(新华社记者李一博摄)

  秦巴山是秦岭和大巴山的简称,是中国跨越六个省市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一部分。这些地区致贫因素复杂,是中国扶贫开发攻坚战的主战场。

  为了支持这一深贫地区脱贫,国务院扶贫办、国家发改委2012年颁布《秦巴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2011-2020年)》,明确要“将秦巴山片区建设成为区域交通重要通道、循环经济创新发展区、科技扶贫示范区、知名生态文化旅游区和国家重要生态安全屏障”。

  2012年,起于陕西西安、终于四川成都的西成高铁开工建设。经过五年高难度建设,这条铁路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前开通运行。

  西成高铁全长643公里,设计时速为250公里。开通之后,成都与西安两地铁路旅程将由目前约16小时缩短到3小时左右。

  2017年10月13日,一列动车组西成高铁试运行列车停靠在汉中站。(新华社记者李一博摄)

  这条高铁串联起的诸多贫困地区将一步跃入高铁时代,包括王有泉的家乡宁强县。

  “过去,宁强人到西安,汽车最少需要5个小时,火车则需要8、9个小时。”宁强县交通局副局长鲁长虹说,“高铁开通后,宁强到西安只要1个多小时。”

  意识到高铁将带来机遇和新生活,王有泉正在计划将自己2800亩茶园建为集观光、餐饮、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旅游点,同时将在宁强青木川古镇打造茶文化体验馆和博物馆。

  “我们的茶园距离高铁站只有2公里,高铁开通后游客肯定会增加。”王有泉说,“等到茶文化馆和博物馆建好,初步计算将带动500个贫困户脱贫。”

  随着中国“八纵八横”高铁网络逐渐形成,许多过去不通火车的贫困山区一步迈入高铁时代,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期。

  陕西洋县距宁强150公里,是朱鹮之乡,也是西成高铁经过的其中一个县。

  在洋县傥水河边随处可见悠闲嬉戏的朱鹮,北方少见的江南水乡风光让人倍感宁静和谐;而在离傥水河不远的草坝村朱鹮湖果业专业合作社内,48岁的牟玲彦和工友们正忙得不可开交。

  机器轰鸣声中,牟玲彦一边往榨油机里添加菜籽,一边叮嘱丈夫用油槽接油、用桶收集废渣。夫妻俩动作娴熟,配合默契。在另一处厂房里,工人们也一刻不停,紫米、黑米等农特产品已包装好,堆放成山。

  2017年10月26日,王小琴在自己位于陕西省宁强县的手工艺品店内展示羌绣服饰。(新华社记者李一博摄)

  “西成高铁离我们村只有3公里,等高铁一开,不知道要来多少游客呢,不抓紧准备咋行嘛!”草坝村支部书记刘煜华满是激动地说。

  过去,落后的出行条件曾阻挡了许多住在秦巴山区深处的百姓的致富脚步。

  草坝村人对路的渴望一刻也未停歇。从小在草坝村长大的刘煜华说:“2005年起,村里男女老少就都开始修路,先修了千亩梨园旁边的6.3公里道路,用了近2年时间让香梨能运出去,然后又修了6年通村入户路,让村民能干净地走出家门。现在我们草坝村人就盼着高铁通车呢!”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游客,草坝村已经在村里选择了100户农户作为首期农家乐户进行培训,同时还新建了民宿和游客服务中心,准备接待往来旅客。

  2017年10月26日,王有泉在自己位于陕西省宁强县的茶园内查看茶树生长情况。(新华社记者李一博摄)

  洋县文物旅游局副局长卢树森说,高铁不但将让大山深处曾经“养在深闺无人知”的农副产品远销各地,还将重构当地旅游业格局。

  “我们正一边深度开发当地的旅游景点,形成集群效应,同时也在不断新建和完善民宿、农家乐,让游客能玩得好,让当地群众能加速脱贫。”卢树森说。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31121891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