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邂逅”保护区:中国关注新经济发展中生态建设

2017-10-27 17:28
编辑: 汪艳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10月13日电(记者沈虹冰 石志勇 张斌)每当天麻麻亮时,54岁的卢小霞就会起床为一家人准备早餐。几乎就在同时,她的“邻居”——近50只朱鹮,也会扑簌着翅膀,成群飞过屋顶,飞向远处找寻自己的早餐。

  卢小霞家住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湑水河大桥旁。地处陕西最南端的汉中,北依秦岭山脉,南屏巴山浅麓,自古被誉为鱼米之乡。上世纪80年代,曾一度被认为已灭绝的秦岭四宝之一朱鹮就是在这片水草丰茂的地方被再次发现。

  朱鹮在陕西安康城区河堤东堤段的汉江边休憩觅食(8月21日摄)。新华社发(薛勤学 摄)

  在汉中,民众对保护朱鹮有着默契,不少农民宁愿少收农作物也不给田里施用一丁点化肥。经过长期保护,朱鹮从当初仅存的7只繁育至上千只,栖息地也正进一步扩大。

  但就在大约3年前,卢小霞却开始为这些“邻居”的生存处境担忧。“听说新修的西安到成都的高铁要从鱼塘后方穿过,刚好切断了朱鹮出门和回家的路。”卢小霞说。

  城固县所在的秦巴山区,也是中国深度贫困地区之一。千百年来,中国人一直希望能完美解决“蜀道难”的难题,而“一带一路”倡议打开了中国向西大通道,为中国西部发展带来了新机遇。

  作为中国首条穿越秦岭的高速铁路,即将于年内通车的西成高铁起于西安,终至成都。届时往返两地的单程铁路时间将由目前约16个小时缩短至3小时左右,广袤的中国西南地区将由此接入全国高铁网。

  秦岭山脉有着“中国自然生态博物馆”和“中国地质博物馆”之称。西成高铁沿途经过秦岭大熊猫、金丝猴、朱鹮和羚牛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栖息地。

  “这条穿越了中国连片自然保护区的高铁,如何与国家级保护动物和谐共处,是一道极具挑战性的考题。”西成高铁陕西公司西成指挥部指挥长王振波表示。

  西成高铁建设始于2012年,建设期也是中共十八大提出包含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发展理念的5年。为尽量减少对沿线野生动物的影响,中国铁路建设部门专门委托由动物保护专家组成的科研团队进行保护研究。

  吴晓民是这支科研团队负责人,作为陕西省动物研究所研究员,他曾经对青藏铁路、青藏公路开通前后沿线野生动物迁徙、栖息等进行过长期深入研究,并参与制定修路方案。

  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全线开通运行,在这条生态环境极为脆弱的“天路”上,中国铁路建设部门专门为藏羚羊、野牦牛等“高原精灵”设置33处野生动物通道,目前这些通道的使用率已从最初的50%左右上升至100%,大批藏羚羊顺利通过的场面让人叹为观止。

  随着时光推移,高铁渐成中国铁路建设的主角。当越来越多的高铁线路“邂逅”自然保护区时,如何兼顾工程建设和生态保护越来越重要。

  随着生态环保理念在中国深入人心,许多在建的高铁项目都加强了环护措施。在建的武汉至十堰高铁,在设计时就选择了对生态环境最小的南线方案,为此工程造价增加3.2亿元。今年7月通车的宝鸡至兰州高铁,则将修路产生的大量废渣用于填沟造地,从而减少了对本就脆弱的黄土高原生态环境的破坏。

  在大型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中,如何防止其对野生动物的袭扰和伤害是一个国际性难题。吴晓民说,目前国际上通常采用修建野生动物通道以降低铁路、公路建设对沿线野生动物的影响。

  “西成高铁秦岭段主要采用桥梁与隧道形式,西成高铁线路在秦岭山区的桥隧比例高达94%,‘高架桥’和‘深挖隧’虽然大大增加了成本,但能有效解决金丝猴、大熊猫等秦岭珍稀野生动物的过路问题。”吴晓民说。

  对于吴晓民带领的团队而言,最大的难题是在汉中盆地这个必经之地,如何保护随时可能飞越西成高铁线路的朱鹮。经过长期观察,加上借鉴国内外的相关技术和经验,他们研发了特制的高铁鸟类防护网,安装总长度达32公里。

  现在,在湑水河大桥一侧,十米高的西成高铁铁轨两侧,高约4米、长度为1.6公里的防护网分外显眼。“在高铁建设中针对鸟类保护安装特制的防护网,这在世界上还是首次。”吴晓民说。

  虽然对防护网的作用信心十足,但科学家们还是决定借助更为先进的手段对其效能进行检测。2016年6月,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网络中心的5人科研团队在湑水河试验段安装了16个高清超宽动态网络摄像机。

  据团队成员张威介绍,他们在当地另一个朱鹮夜宿地雷草沟也搭建了同样的模拟防护系统作为对照组,并安装了12个同类型的摄像机,“这28个摄像机几乎时时记录了每一只从桥上飞过的鸟类,桥上桥下,天上地下几乎全部覆盖”。

  让科研团队兴奋的是,从2016年6月到2017年5月,包括人眼、远红外相机观测,以及近80万条视频资料显示,并没有发生朱鹮等鸟类撞网事件。

  现在,每到傍晚,卢小霞就像等待归家的孩子一般,数着飞回的朱鹮。她发现,傍晚时分鱼塘边又热闹起来,那些曾经历环境之变的朱鹮开始不断尝试穿过铁路,飞回鱼塘旁的树林里。

  “随着 一带一路的推进,中国建造的高铁将会在全世界更多的区域运营。未来我们不仅能够输出先进的高铁技术,还能向世界输出高铁施工和运营中的众多环保措施和监测技术。”吴晓民说。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61121865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