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速铁路建设开启经济发展“西部乐章”

2017-10-27 17:28
编辑: 汪艳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10月23日电(记者沈虹冰 石志勇 张斌)一场秋雨过后,秦岭山脉的天空尽管仍然覆盖着积雨云,但通透的空气和绝美的景致让人赞叹不已。300余名来自陕西各地的旅客近日乘坐试运行的CRH3A型电力动车组,在即将开通的西安至成都643公里高铁线路上进行体验式旅行。

  正在进行宝兰高铁全线拉通试验的高速综合检测列车停靠在宝鸡南站。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西安市民曹海峰格外兴奋,一路都在用手机拍摄记录。“过去都说‘蜀道难’,现在坐着高铁感觉蜀道不再难了。从西安到成都乘坐高铁只需要3个小时,而以前乘坐普通火车需要16个小时,时间大大缩短。美得很!”曹海峰说。

  “蜀道难”出自中国唐代诗人李白一篇脍炙人口的诗作,他描绘并感叹了陕西、四川之间绮丽惊险的崇山峻岭和往来路途的艰辛。人们后来一直用“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来形容旅途的艰险。

  长期以来,中国西部的交通出行是困扰人们的难题,而“蜀道难”也是困扰西部经济融合发展的“难中之难”。千百年来,中国人都在梦想完美解决“蜀道难”问题。

  施工人员在宝兰高铁宝鸡南站进行铺轨作业。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1958年,全长669公里的陕西宝鸡到成都的铁路通车,成为中国沟通西北与西南地区的第一条山岳铁路。1975年,宝成铁路完成电气化改造,成为中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

  如今,中国在这一地区建造了堪称迄今为止技术难度最大的高速铁路。西成高铁陕西公司西成指挥部副指挥长赵定江介绍说,西成高铁计划2017年年内开通运营,设计时速为250公里。作为中国首条穿越秦岭的高速铁路,西成高铁陕西段的桥梁、隧道占比达到了94%,从而得以用相对直的线路穿越崇山峻岭。

  “西成高铁的建成后,将西南地区接入全国高铁网,中国高铁网建设正在开启‘西部乐章’。”西成铁路客运专线陕西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晋志毅说。

  在如今的中国西部地区,以高速铁路为代表的现代化铁路系统不断完善,为这片广袤土地上的人员旅行乃至经济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施工人员在西成高铁陕西段宁强南站进行铺轨作业。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今年7月,陕西宝鸡至甘肃兰州的高速铁路通车后,一度出现了“一票难求”的局面,带火西安、兰州、敦煌、西宁、乌鲁木齐等为目的地的“西北游”“丝路游”,接踵而至的人流同时也为西部欠发达地区带来新的信息、观念的改变和投资机会。

  甘肃省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经济数据显示,该省第三产业增速达到7.5%,特别是旅游业实现了高速增长。上半年甘肃省共接待国内外游客1.07亿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675.6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22.8%和26.6%。

  中国政府在1999年启动的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将改善交通基础设施作为重要内容,西部地区由此进入了铁路建设的高潮期,相继建成了青藏铁路、渝怀铁路、兰武复线、遂渝铁路等一批重大铁路项目。

  近年来,高速铁路逐渐成为西部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角,持续延伸的高速铁路不断填补着西部铁路网的空白。

  旅客在西安北车站乘坐高铁出行。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未来3年内,以西安为中心的“米”字形高铁网将西部和中东部紧密黏合在一起:西安至银川高铁正在建设中;西安至湖北十堰的高速铁路将于2018年开工建设。而西安至郑州、太原的高铁已分别于2010年和2014年建成通车。

  便捷高铁网的形成及“一带一路”建设,给西部地区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宝兰高铁将兰州与西安之间的交通时间从6个小时缩短至3个小时,同时与已建成通车的西安至宝鸡高铁、兰新(兰州-新疆乌鲁木齐)高铁相接,形成了一条从西安至乌鲁木齐全长2300多公里的“高铁丝路”,中国向西开放的道路对接联通将更为顺畅。

  随着交通条件的日益改善,西部地区对境内外企业的吸引力正在迅速增强。“从区域位置来看,从东南沿海转战到西部投资是具有战略眼光的选择。一方面‘一带一路’释放出更多政策红利,对企业颇具吸引力;另一方面,西部基础设施建设正在不断完善,与中东部差距也在逐渐缩小,而且投资成本相对要低。”申通快递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德军说。

  进行西成高铁陕西段试运行的动车组列车停靠在新场街站。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嗅到商机的不仅有中国企业,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也纷纷将中国西部地区作为投资发展的新锚点。目前,在四川落户的世界500强企业超过300家。在重庆市,瞄准中国西部市场“蛋糕”,德国库卡、瑞士ABB、日本发那科和川崎等全球机器人产业巨头陆续落户重庆。

  2017年初,成都、西安和重庆成为中国第三批挂牌的自贸区,使得这些地区在中国向西开放中的地位更为突出。高铁网络的逐步成型有望为西部地区之间以合作促开放的新发展方式提供助力,并对接中亚和欧洲。

  “高铁线路在西部加快延伸,大幅消解了原有地理空间阻隔,各地不仅在自贸区建设、国际货运列车、跨境电商、出口加工等方面具有展开务实合作的空间,还可在文化、科技、教育、市政等多个方面,以更立体的维度提升对外开放格局。”陕西省宏观经济学会会长赵锐表示。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61121865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