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名“套”诗词,都用对了吗?

2017-09-01 11:23
编辑: 白雪
来源: 新京报

  电视剧名“套”诗词,都用对了吗?

  古风类剧名与剧情不符,主人公名字乱引用诗词,专家接受新京报专访称误用会起反效果

  近几年,电视剧用诗词作为剧名似乎成为一种流行趋势,从《千山暮雪》《寂寞空庭春欲晚》,到最近热播的《人间至味是清欢》,即便观众不了解剧名的诗词由来,但带有古风古韵的剧名就像是另类的收视保障,观众似乎会提前定义,这是一部有内涵的剧。但实际上从剧情来看,此类电视剧大多数其实还是“挂羊头卖狗肉”,例如剧名应用带有惆怅意味的诗句,但剧情却轻松愉快;或者为了与诗句拉关系,电视剧还会把剧名拆分到主角的名字上,“丁人间”、“翟至味”等古怪名字应运而生。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文学界业内人士,他们表示,挪用诗词作为剧名是一种市场跟风状态,虽然这样的挪用无伤大雅,但电视剧内容是否好看,剧情是否能与诗词贴合才是最应该考量的事。如果以对诗词的误用来冒充“格调”,有时反而会适得其反。

  电视剧剧名和诗词匹配度对应表

  出自诗词

  《海棠经雨胭脂透》 贴合度:3星

  来源:《锦缠道·燕子呢喃》——宋祁

  译文:经雨的海棠,红似胭脂。

  意向:生意盎然。

  剧情:以民国江南胭脂制造为背景,讲述了郎府二公子,与神秘女子顾海棠复杂纠葛的爱情故事。

  《寂寞空庭春欲晚》 贴合度:3星

  来源:《春怨》——刘方平

  译文:寂寞空虚的庭院中的春天就要过去了。

  意向:宫怨、孤寂。

  剧情:讲述康熙年间,与纳兰容若相爱的卫琳琅被迫入宫,但却被与自己有血海深仇的康熙所打动的爱情纠葛。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贴合度:2星

  来源:《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李清照

  译文:你可知道,你可知道,这个季节应该是绿叶繁茂,红花凋零了。

  意向:无可奈何的惜花之情。

  剧情:以北宋官宦家庭少女明兰的成长、爱情、婚姻故事,讲述了一个家宅的兴衰,同样表现了古代礼教制度下女性如何奋斗。

  《不负如来不负卿》 贴合度:4星

  来源:仓央嘉措的诗

  译文:如果动了情,就负了佛法,如果不动情,就辜负了爱情。

  意向:在感情与信仰中的挣扎。

  剧情:女孩回到两千年前,与龟兹国皇族罗什展开奇遇。

  《千山暮雪》 贴合度:4星

  来源:《摸鱼儿·雁丘词》——元好问

  译文:飞万里越千山,晨风暮雪,失去一生的挚爱,形单影只,苟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意向:相依为命、相濡以沫,描绘了对爱情的忠贞与悲苦。

  剧情:讲述了商场精英莫绍谦和大学生童雪因世仇而彼此折磨又心生爱慕的感情纠葛。

  诗词改编

  《路从今夜白》 贴合度:0星

  原文:“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来源:《月夜忆舍弟》——杜甫

  译文:今天是白露节更怀念家里的人,还是觉得家乡的月亮更明亮。

  意向:突出了对故乡的感怀,对家人的忧虑,沉郁顿挫。

  剧情:讲述了极具绘画天赋的美术系学生顾夜白与少女路悠言之间的爱情故事。

  《人间至味是清欢》 贴合度:1星

  原文:“人间有味是清欢。”

  来源:《浣溪沙 细雨斜风作晓寒》——苏轼

  译文:人间真正有味道的还是清淡的欢愉。

  意向:寄寓着清旷、闲雅的审美趣味和生活态度。

  剧情:IT工程师丁人间,与高级白领安清欢不打不相识的爱情故事,凸显了小人物的逆袭,和高级白领的放下身段。

  原创

  《香蜜沉沉烬如霜》

  猜测:香蜜,通常为果子;果子被烧成灰烬。

  剧情:讲述了花神之女锦觅,与天帝之子旭凤三世轮回、守望千年的爱情故事。

  《何以笙箫默》

  猜测:为什么笙和萧都沉默了,形容一种原本应欢乐的场景却突然安静。

  剧情:讲述了何以琛与赵默笙因误会而分开七年,但七年后再度相遇相守的爱情故事。

  (大部分解释出自《唐诗词鉴赏辞典》,部分出自网络,本文剧名以最终播出为准。)

  诗词剧名需要和剧情贴合

  从《千山暮雪》到《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大部分用诗词作为剧名的电视剧,剧情似乎与剧名没有太多关联,更多是用诗词来塑造朦胧感。但在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蒙曼看来,虽然古诗词在意向方面的表达都有一定的模糊性,但通常情况下,流传至今的诗词都存在着约定俗成的意向解释。例如“杨柳”有离别之意,“桃花”可理解为出嫁、或者淡泊之心。

  如果诗词被错误使用,本身会影响电视剧剧情。例如电视剧《人间至味是清欢》剧名的原句是“人间有味是清欢”,蒙曼表示,把“有味”改成“至味”没有问题,但这句话是表现人到中年放下一切的恬淡之心,“我看到这个剧名,会以这样的理解去看这部剧。但如果我发现它讲的不是这个意思的话,我就会产生一种相应的反感。”

  不正确改动会造成误导

  如今很多电视剧为了解决剧情与剧名毫不沾边的问题,不惜强行用诗词的词语作为主角的名字,生硬地令二者产生关系。例如《人间至味是清欢》这个剧名就包含了三个主角“丁人间”、“安清欢”、“翟至味”的名字,很多网友甚至猜测可能是因为用“有味”做名字太过牵强,才会把“有味”改成“至味”。蒙曼表示,这种起名字的方法其实也是对中国文化的不了解,“中国人给孩子起名字都是有寓意的,有寄情的,正常人一般不会起名叫人间、至味,而清欢最多也是古代烟花女子的名字才会用的。”

  如果说将“有味”改成“至味”依旧符合遣词造句和原文含义,但有些剧名的谐音改动却完全颠覆了诗词的意思。例如电视剧《路从今夜白》将“露从今夜白”中象征气节的“白露”改成了马路的“路”,虽然贴合了这部剧男主角顾夜白和女主角路悠言的名字,但这句话的含义却很难再解释得通。

  原创诗词剧名不知所云

  除用古诗词的句子以外,很多电视剧也原创了类似于诗词的全新句子作为剧名,例如《何以笙箫默》《十年一品温如言》《香蜜沉沉烬如霜》等。

  但有些剧名却是连文学教授都很难轻易解释出含义的,例如《香蜜沉沉烬如霜》。蒙曼表示,“香蜜”一般代表果子,但果子恐怕不能烧成灰。“如果能有一个大体的意向解释,我认为还可以。但如果用了一个完全不通的语句做标题,这完全是对语言审美的一种挑战。”蒙曼严肃地表示。

  【结论】 市场跟风行为,不会持久

  为何以诗词命名电视剧的现象会层出不穷,甚至好好的《明兰传》都要以《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来命名?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朱丽丽认为:“在网络小说及网游中,醉心于古风的粉丝群体往往会在服饰、风景、情节、人名等各个细节讲究中国古典风格的营造。目前这种现象也应该是古风亚文化的一种延续。”朱丽丽认为,这种现象也是一种市场行为,“一种流行风格被市场检验成功之后,往往有无数跟风之作。短期内呈现拥堵现象。但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即使是流行文化,只有内容过硬,才会保有生命力和影响力,例如《琅琊榜》。”(记者 张赫)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201121583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