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山峁阻隔 绝壁筑路变坦途

2017-08-28 17:45
编辑: 孙霄雨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8月28日电 题:告别山峁阻隔 绝壁筑路变坦途

    新华社记者沈虹冰、石志勇、张斌

8月8日,沿黄观光路渭南段从渭南市大荔县多彩渔村景区穿过。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28日,全长828.5公里的陕西沿黄公路全线通车,它北起榆林市府谷县墙头乡,南至渭南市华山脚下,经过榆林、延安、渭南等市的12区县(含8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72个乡镇1220个村,直接受益人口200多万人。

    “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九十九道湾上九十九只船……”一曲中国陕北民歌响遏行云,也道出了黄坡黄水的苦与难。沿着黄河修公路,改变山塬峁梁阻隔是陕西几代人的心愿。

    长期以来,黄河沿岸地区道路坡陡弯急、晴通雨阻,使许多地方还无公路通达。交通不便、物流不畅等问题,严重制约着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黄河沿岸在造就众多奇绝美景的同时,也因为湿陷性地质构造和长期的地表侵蚀,形成了许多天然的阻隔和屏障。

    沿黄公路建成后,可将9条高速公路、13条国省干线公路以及80条县乡公路连接起来,有效改善黄河沿岸乡村交通条件,缓解沿黄地区交通“瓶颈”制约。

    距陕西省榆林市佳县县城20公里处,有一个古老的村庄名叫泥河沟,出行条件十分落后。“过去我到佳县县城要翻山越岭走4个小时,现在沿黄公路修通了,我骑上摩托车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我寻思着要在村里开个农家乐,给家里增加点收入。”今年58岁的村民武国生说。

    沿黄公路的开通,改变了许多沿线地区封闭落后的面貌。陕西省合阳县百良镇岔峪村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鼎盛时期人口超过3000人,过去几十年由于交通落后,人口不断外流,如今只有316人。

8月9日,从黄河伏寺湾前穿过的沿黄观光路延安段。新华社记者 邵瑞 摄

    “我从15岁就开始外出打工谋生,在银川开过火锅店,在合阳县城里搞过装修,还在外面买了房子,没想着要回来。”38岁的村民李红林感慨地说,“以前出门要步行10公里才能到塬上的公交站,村里太闭塞,穷村留不住人。”

    如今,沿黄公路修到了岔峪村村口,不远处一个大型服务区也正在建设。村支书雷武义激动地说:“我们岔峪村终于跟外边接上线了,不仅村里人外出方便了,外面的游客也能直接开车进村了。村里的微信群聊里,60多个在外打工的村民都惦记着沿黄公路通车后回来发展办实业。”

    马树坪村地处陕西省延安市宜川县,是当地最为偏远的贫困村。由于地处黄河晋陕大峡谷地势险要之处,与外界连接的只有羊肠小道,要出门必须翻越连绵不断的大山深沟,村民们长年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过去村里人害上急病,需要五六个村民轮流用担架抬着,走几小时山路到最近的马路上,再用车送到镇上医治。”48岁的马树坪村村民赵红彦说。

    “临着黄河无路走”的村庄不在少数。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修筑“沿黄公路”便成为沿黄地区各级政府的共识和广大群众的期盼。

    据陕西省交通厅副厅长徐明非介绍,2012年交通运输部在制定《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年—2030年)》时,将沿黄公路纳入221省道。陕西省由此积极开展沿黄公路的建设工作,项目沿线地方政府对此也高度支持,及时解决资金筹措、征地拆迁和环境保护等问题。年财政收入仅为3000万元的吴堡县,为沿黄公路建设拿出了8000多万元配套资金,几乎相当于其3年的财政收入。

    解决了建设资金来源的问题后,接踵而来的是施工上的技术难题。黄河沿岸地区沟壑纵横、山川险阻,许多施工现场都位于临河半山腰和悬崖峭壁之上,险峻的自然环境带来了巨大挑战。

    在延安市宜川县境内,一段28公里长的“无电、无水、无信号、无施工场地”路段成为“难中之难”。施工部门为此专门修建了17条便道,总长达到了277公里,接近延安市到西安市的高速公路里程。

    延安市交通局宜川项目组组长苏东东说,宜川段平均每隔600米就有一座桥,每隔300米就需要炸开一个涵洞,架桥机、挖掘机等工程机械常常“趴”在七八十米的峭壁上分段掘进,“每向前走一步,就要炸掉196方山石”。(完)

相关阅读:“高颜值沿黄公路”串起散落的50多颗“明珠”

相关阅读:“高颜值”陕西沿黄公路通车 828公里惠及沿线200余万人

相关阅读:沿黄观光路 壮丽好风景【精彩图集】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71121557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