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西凤:酒中“西”岳出名门 流“凤”甚美三千年

2017-08-10 11:37
编辑: 杨幸
来源: 中国经济信息社陕西中心

  在地处关中平原西部的陕西省宝鸡市,有一处历史遗存展示之地,名称中国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博物院中有一件镇馆之宝,号曰“何尊”。何尊是西周早期的青铜礼器,上有铭文四字——“宅兹中国”。别小看这普普通通的四个字,刚一面世就可谓石破天惊——这是目前已知最早的“中国”二字出处。换句话说,这里是“中国”的故乡。

  在宝鸡市区东北40余公里,有座古城,名为凤翔。凤翔古称雍城(地处雍州),系周秦故都所在。三千余年的风雨浸润,三千余年的文化洗礼,造就了这里的文化厚度和古风古韵;而在凤翔城西,又有名镇柳林,柳林一镇,因其水质优、原料醇,自古以来便成为得天独厚的酿酒之地,可谓酒坊遍地、酒香四溢,流转下来形成独具一格的凤香型白酒,堪称中国白酒名门中的西岳华山。

  这里,就是中国四大名酒——西凤酒——的故乡。这里,因其制酒酿酒历史之悠久而成为中国酒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经历周秦汉唐之豪饮之壮饮之浅斟之雅酌,这里更成为中国酒文化最深厚的承载之地。随着今年西凤酒公司迎来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关键一年,三千年酒中名门西凤酒正从历史辉煌中走来,又向未来康庄大道走去。

  六代西凤 传承三千年名门传奇

  酒入愁肠,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这是李白、贺知章们的酒。在大唐帝国都城长安的酒肆中,在大明宫的巍峨宫城内,在霓裳羽衣胡旋舞曲中,这些古来寂寞又留有身前身后名的饮者们,身体力行地演绎着诗与酒的传奇,伴随见证着大唐盛世的摇曳光影、铿锵瑰丽与帝国荣耀。这些仗剑天涯的文心武胆们,想必早已品鉴过雍城柳林镇的美酒。西去长安不过300里,西游丝路尚万里,雍城美酒的名声早已响彻盛唐的天空。

  现年66岁的徐少华是中国资深酒文化研究专家,退休前曾在西凤酒公司工作多年。因工作关系,他曾经潜心研究中国酒文化和西凤酒历史,编著有《中国酒文化大典》《中国酒与传统文化》《西凤酒文化》等多部酒历史文化名著。在他看来,西凤酒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历史绵长、承继不断,三千年绵延不衰,历经六代西凤酒而不断跨上新台阶,是中国白酒里面少有的具有完整历史谱系的名门正派。

  徐少华说,公元8世纪,凤翔(雍城)的柳林酒早已闻名于世。而西凤酒的历史之源,更在距此时2000多年前的殷商之际。践行过酒池肉林的殷鉴的周人稍事节制之后,先秦时期的秦人很长一段时间以雍城(凤翔)为都城,这一时期的秦人饮的酒就被称为秦酒或者雍酒。20世纪出土的殷周之际的舆方鼎曾有铭文记载“酓秦酓”。据考古学家考证,酓者,饮也,酒也。此鼎距今三千年前,应当是西周初年纪录秦酒的罕见青铜礼器。

  所谓六代西凤酒,按历史脉胳划分即先秦时期的秦酒,汉代的秦州春酒,唐代的“柳林酒”,两宋的“橐泉酒”,明清时的 “凤翔烧酒”,又称之为“凤酒”,以及如今凤香工艺十分成熟的新“西凤酒”。西凤酒流传三千余年,其渊源有自可见一斑。

  雍州自古帝王地。早期西凤酒因其地处关中,与政权中心和经济中心距离较近而具有得天独厚的传播条件。但历史演进帝都东迁,西凤酒并没有因为帝国中心的变化而衰落蹉跎。相反,随着中国政治经济中心的逐步南移,西凤酒的地位依然保持着难以撼动的地位。据《凤翔县志》载,“神宗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凤翔酒税在天下诸州酒税定额中占据第三位。”诚如哲人所言,历史是条时隐时现的大河,关键在于静水而深流。

  以酒协礼 谱写华夏礼乐文化史

  “百礼之会,无酒不行”。在中华的酒文化中,其与礼乐制度的关系犹如鱼与水,两者互为因果,互因对方的存在而更为卓绝。而在周秦故地的雍城,礼与酒的关系更为缠绵密切。

  作为中国的青铜器之乡,陕西宝鸡出土过“晚清四大国宝”即大盂鼎、散氏盘、毛公鼎、虢季子白盘,以及著名的何尊、大克鼎、铜浮屠、墙盘、逨盘、折觥、胡簋、卫鼎等诸多珍稀文物,可谓见证了人类青铜时代的辉煌篇章。因之,当今中国唯一一座以中国命名的青铜器博物馆,就坐落于宝鸡石鼓山。青铜器与酒存在着先天联系,绵延着不得不说的故事。专家认为,殷周时期铸造的青铜器中有大量的酒器,既作为盛酒的容器,同时也作为祭祀、宗教等仪式性活动的礼器。而酿谷成酒,酒类工艺基本成熟,大约也始于殷周之时。

  而将青铜器作为盛酒的容器与礼器,也兴盛于这一时期。青铜器中的尊、壶、区、卮、皿、鉴、斛、觥、瓮、瓿、彝,基本上皆为酒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青铜器和酒本就是相辅相成,从这一点来看,宝鸡作为青铜器之乡,自然是我先民的酿酒之乡。

  秦始皇在雍城蕲年宫进行加冕礼,践行的当属秦人秦酒之礼;在雍山阳坡之“畤 ”延续先秦祭天之礼的秦汉皇家祭祀,施行的秦汉酒礼,担当自在凤翔美酒。《凤翔县志》记载,汉代雍城(凤翔)的酿酒业发展很快。汉朝自高祖至文景帝之祭祀活动,曾19次在凤翔举行。自此,皇亲国戚、王孙贵胄、文武百官及文人墨客,莫不购备凤翔美酒,以备祭祀与自家之用。

  刑不上士大夫,酒不离日用百姓。日常生活中,自然能看到礼乐制度与秦酒之关系。作为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反映了早期先民生活的一大集成。徐少华说,诗经中有大约60首发生在秦国或雍地,其中有不少都提及了秦人饮酒的风俗。《小雅·伐木》中有言,“伐木许许,酾酒有藇”“伐木于阪,酾酒有衍”“有酒湑我,无酒酤我”等句,都是对秦人饮酒习惯的描述。这在东汉许慎所著的《说文解字》上也有旁证。《说文》上云:“缶,瓦器,所以盛酒浆,秦人鼓之以节歌。”由此可见,在秦地秦人的生活中,饮酒与礼乐歌舞有着天然的联系。诚谓礼乐之作,圣人所为,自国君而至百民莫不顺从。

  西凤酒还在秦人历史上书写了重要篇章。《史记·秦本记》中,就记载了秦穆公赐酒为盗马“野人”解毒的历史典故。当时,秦穆公的几匹好马被岐山“野人”盗去宰杀吃掉了,穆公知道后不但不加责罚,反而赐予美酒,以防止他只吃马肉不饮酒而中毒伤身。后来秦晋韩原之战,大战于龙门山下,秦穆公被晋惠公大军包围,眼看败局已定,突然有一支“野人”杀入重围,战局发生变化,生擒了晋惠公,“野人”知恩图报,帮助秦穆公获得胜利。徐少华介绍,当时秦穆公给“野人”所赐美酒“秦饮”就是今天的西凤酒。

  北宋文学家苏轼曾在凤翔任职签判,他对凤翔美酒也是赞不绝口。在凤翔东湖喜雨亭落成之日,东坡曾邀请朋友畅饮西凤酒,留下了传世名篇《喜雨亭记》,并用“花开美酒曷不醉,来看南山冷翠微”的佳句盛赞西凤酒。

  酒脉见证文脉。从殷周青铜器到《诗经》《史记》,再到唐诗宋文,西凤酒不正见证了这三千余年的华夏历史么?从秦穆公到西汉王室,从诗经再到李白苏东坡,这不是半部中国文化史么?!

  继承开新 高擎西凤大旗一甲子

  “白云带醉过柳林,天涯海角飘酒香”。柳林镇的西凤酒之好,得益于良好的自然环境和资源。柳林地区的北山,海拔1000余米,西临雍山(海拔1600米),山有五泉,以凤凰泉最为有名。五泉之水即为雍水河的源头,其源流从雍山北麓经柳林镇向东南汇入渭水,其流域呈扇形扩展,地下水源丰富,水质甘润醇美,清洌馥香,酿酒、煮茗皆宜。用这种泉水酿造的西凤酒,在秦朝时期即与秦国骏马一同被视为“秦之国宝”。

  虽然有三千年的不间断传承,虽然有着享誉历史的千古美名,虽然酒产地一直留存在自然条件优越的柳林镇,但凤翔美酒以西凤酒之名屹立于名酒之林,还要等到20世纪之后才真正发扬光大,驰名华夏,并让凤香型独特口味走向全球。

  据介绍,在1933年的美国芝加哥博览会上,历经三千年发展的“秦酒”第一次以“西凤酒”之名,并将中华民族图腾的符号“凤凰”作为商标的主体图案参展并获金质奖。

  1952年,在国家首届评酒会上,西凤酒与茅台、泸州老窖、汾酒共同被评为首批“中国四大名酒”,成为社会公认的中国名酒第一梯队成员。1956年10月,在周恩来总理的亲切关怀下,国营陕西省西凤酒厂正式创立,彻底结束了过去小作坊式的生产历史,使西凤酒开始走上了社会化大生产的道路。

  1989年,第五届全国评酒会上,西凤酒再获国家名酒称号。同年,55度外销西凤酒获北京国际博览会金奖。1992年,西凤酒获得第十五届巴黎国际食品博览会金奖以及首届巴黎国际名优酒展评会特别金奖……进入新世纪,西凤酒在进一步完善全国布局的同时,更加快了进军海外市场的步伐。2011年,西凤酒成功打入德国、意大利、瑞士、荷兰和法国等多个欧洲国家。这是西凤酒首次打入欧洲市场,同时也成为继茅台和五粮液走出国门之后,中国白酒国际化的又一座里程碑。

  风云亘世纪,香溢数甲子。六十余年的风云让西凤酒经历了巅峰期与低谷期。得益于不断创新的历程,西凤酒名头越来越响应,价值越来越高。正因为西凤酒与中国历史密不可分的重要位置,其也成为中华文化与中华文明的重要象征或标识之一,故而在2000年,西凤酒被第四届国际酒文化评委会评为“世界历史文化名酒”。

  “西凤酒的每一次重大工艺改进都代表着中国酒及其文化的发展方向,是中国酒诞生、发展、衰落和涅槃新生的典型代表。”陕西西凤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秦本平说,西凤酒公司未来将继续高擎凤香型大旗,不断挖掘秦酒文化内涵,把握新形势,融入新常态,全力推动上市进程和西凤酒城提速发展,全面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为实现百亿西凤而努力奋斗。(尹亮)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8112146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