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睡眠舱”被叫停 变味儿的共享经济本质是什么

2017-08-08 08:57
编辑: 汪艳
来源: 中国青年报

  7月17日,北京一家名为“享睡空间”的店铺处于停业状态。在这间10平方米左右的店内,有8个白色的“太空舱”,使用者可通过扫描二维码入“舱”休息。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近日,在北京中关村地区出现的“共享睡眠舱”被警方调查,认定这些太空舱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即可使用,易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藏身落脚;太空舱为封闭式,内部空间狭小,发生火灾后无法及时扑灭逃生,存在治安和消防隐患。目前,这家公司在北京投放的16处场所已停止运营,着手太空舱拆除和撤离工作。

  据媒体报道,“共享睡眠舱”按小时计费,用户可在舱内休息。睡眠舱外型形似太空舱,舱内设有电扇,阅读灯、充电插座等设施,但没有空调。睡眠舱提供一次性寝具,包括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太空毯。计费标准是0.2元/分钟(高峰期0.33/分钟),30分钟起,封顶58元。月卡套餐为788元/月。

  共享还是营销?共享雨伞、纸巾、书店纷纷上线

  从共享单车带火了共享经济之后,不仅是“共享睡眠舱”,共享KTV、共享按摩椅、共享雨伞等多个打着“共享经济”旗号的产品出现在了大众视野中。网友称,共享经济发展到现在变味儿不少,感觉什么东西都能共享。

  从今年5月,一家名为共享E伞的公司在深圳、杭州、昆明等18座城市投放了共享雨伞。

  但共享雨伞投放不到一周,几乎不见回收。网友质疑,这根本就是间接卖伞,而不是所谓的“共享”,“这该是一段经典的营销案例,还是无人销售”。

  共享雨伞创始人赵书平回应:“我们没设置雨伞桩。共享雨伞设计的初衷是让百姓把伞带回家。不是雨伞还回来了才叫共享。你拿回家自己用,或借给朋友,这也是共享的一种。认为共享雨伞要像共享单车那样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是钻牛角尖。”

  根据共享雨伞的计费标准,用户可支付29元押金,再充值9元使用费,即可使用0.5元/半小时的雨伞。也就是如果不归还雨伞,相当于38元购入了一把雨伞。“你来看看我的伞,质量很好的,不是二十几块钱买得到的。好多商家都找我订伞,我的伞非常火爆。”赵书平说,目前已投入35万把雨伞,计划到2017年年底,还要投放1000万把雨伞。

  被网友质疑借共享经济营销的,还有共享纸巾。自今年7月起,中山市一些公共场合,如美食街、医院等,出现了共享纸巾机。用户首次使用时,微信关注共享纸巾公众号,纸巾机自动出纸。之后使用时,在公众号搜索附近纸巾机并前往,再在公众号内点击“扫码领纸巾”即可。但每天只能免费领一包。如果要继续得纸巾,需按0.5元一包的价格付费。用户每天免费领取一包纸巾后,分享给朋友,那用户和朋友都可免费获得一包纸巾。

  纸巾机机身上有多个广告位,商家可支付广告费后成为纸巾机的推荐商家。纸巾机公众号下方子菜单中有“商家加盟”一栏。填写商家信息可获得免费装共享纸巾机的机会,以“高配款”纸巾机为例,装机押金1980元。

  “单单纸巾外包装广告收入和二维码吸粉收入,每出一包纸巾,净利润至少1元,一台纸巾机成本约1000多元,按目前情况,每天每台纸巾机出纸巾30包,这就意味着两个月之内就能回本,而且它还可以持续造血,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共享纸巾创始人郑品说。

  郑品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用餐者如果到中低档餐厅吃完饭后没纸巾会很尴尬,于是他萌生了创造共享纸巾机的想法。

  “我们没有生产制造一个新的产品,而是把商家的库存纸巾利用共享纸巾机这个智能终端设备分配到需要的人手里,是对闲置资源的利用。所以共享经济的这个基础是成立的。我们的共享纸巾智能终端也恰恰为共享提供了平台。最后,共享纸巾做到了将物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切底分离,所以它是共享经济。”

  那什么是“共享经济”呢?记者查阅资料,共享经济的术语最早由美国社会学家提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对于供给方来说,通过在特定时间内让渡物品的使用权或提供服务,来获得一定的金钱回报;对需求方而言,不直接拥有物品的所有权,而是通过租、借等共享的方式使用物品。

  “共享经济的前提是把闲置的社会资源利用起来,而不能新增额外的产品和服务。”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认为,共享雨伞、共享纸巾机,包括之前出现的共享篮球、共享充电宝等都不属于共享经济范畴。他说,看起来这些物品联合了互联网,也分离了物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但不是所有和互联网有关系的物品交易都算共享经济,因为它们违背了“整合闲置资源”这个特征。这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

  丁道师说,目前真正能算作共享经济的,只有房屋和顺风车。严格意义上讲共享单车都不能算共享经济,因为它不是闲置资源。如果按照共享单车的逻辑,那中国所有的酒店都是共享酒店了。

  合肥新华书店三孝口店近期也推出了“共享书店”。读者下载App,缴纳99元押金后,可每次免费借阅两本总价不超过150元的书籍,免费阅读时限为10天。

  “这和图书馆有什么区别?”针对网友的质疑,新华书店三孝口店负责人解释,在图书馆看书借书需要办卡,流程繁琐,而用App借书只需用手机完成。

  “我对共享经济不太熟悉。这可以说是营销的一部分,但不能完全这么说。在营销之外,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增加读者的阅读量,做到全民阅读。因为共享书店App降低了阅读门槛,省了他们买书、借书的费用。”该负责人说,“任何东西出来都是有好有坏的,不可能只有正面没有负面。共享单车本质上也只是个租车平台。”

  该共享书店还推出了“阅读奖学金”制度。用户每次借阅后,只要按期归还,就会有一笔阅读奖学金直接奖励到用户的账户上,每成功借还一本图书可获得1元阅读奖学金,在90天内阅读完12本书还可获得充值押金8%的阅读奖学金返还。

  专家:这是分时租赁,不是共享经济

  对于共享书店,丁道师认为,“这种模式几十年前就有了,现在只是加上了互联网这个借书平台,其本质是分时租赁,不是共享经济。”

  “书店认为把市民平时没时间看的书整理起来就是利用了闲置资源,是共享经济,这是一个误区。因为书店本就是卖书机构,里面的物品怎么算闲置资源?如果是某个人把全城市民不看的书整理起来,再搭建一个平台租赁图书,这就是利用了闲置资源,勉强算共享经济。”丁道师说,“共享床铺和共享书店是一个类型。都是分时租赁,而不是共享经济。”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朱巍认为,C2C才是分享经济,B2C不是分享经济,他们是打了分享经济的旗号。朱巍认为,人们把共享经济理解错了。比如首约汽车和神舟租车是平台自己买车,这样一来就不是共享经济了。因为共享经济平台是一个分享信息的信息交互平台,真正的车应当是来源于民间、来源于用户。再以ofo为例,最开始发展的时候确实是分享经济,在校园里面大家把不用的车放到平台上,让别人骑。但现在包括摩拜单车和小蓝车在内,平台自己买车,这样就不是共享经济,而变成重资产平台。

  就在共享经济被炒热的当下,最近,还有一款“共享撸猫”的概念悄然在社交网络爆红。有文章介绍这个概念称,用户打开App,查看附近的猫,再点击立即用猫,就能在找到猫咪后扫码开始计费撸猫。摸不同种类的猫,费用不同。猫咪可以随时被丢弃,等待下一任用户抚摸。“交了这200元押金,全世界的猫都是你的。”而据记者调查,想要做共享猫咪App的不止一家。

  然而,这种所谓的共享也让网友们愤怒:“也就是说虐猫成本只要200元”,“猫咪认生怎么办?被虐待怎么办?她平时的饮食、住宿怎么办?你考虑过猫咪的感受吗?”“不做这个App就是对猫最好的保护”。

  实习生 谢佳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杨利伟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8月08日 11 版)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61121447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