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只为看清你的模样

三代人眼中作为漂流目标的黄河
2017-07-22 17:58
编辑: 孙霄雨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7月22日电 题:我欲乘风破浪 只为看清你的模样 ——三代人眼中作为漂流目标的黄河

  (新华社记者郑昕 付瑞霞)

  中国有黄河,黄河在中国。

  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登山家乔治·马洛里那样有能在人类历史留下一笔的名言。然而作为和珠穆朗玛峰一样让全球冒险者们魂牵梦绕的黄河,1987年人类首次完成无动力漂流全程时,同样是以7条生命作为代价。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中国人和黄河之间的血肉情感。“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距离那场生死挑战过去整整30年,人们在万里黄河最险要的晋陕大峡谷中段陕西吴堡举办了一场国际漂流公开赛,纪念黄河漂流三十周年。

  人的精神、自然的传奇、情感的延续、梦想的不息,一切皆因,河在那里。

7月21日,中国一队在黄河漂流竞技赛决赛。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因为河在那里……“所以我是来验证我的预言”

  “碛是指浅水中的沙石,在这里的引申意思是河流里砂石铺成的浅滩。你看远处那就是山西有名的碛口古镇,咱们脚下这里,叫做黄河二碛。”指着河对岸的古建筑群,又跺了跺脚下的石块,79岁的地理学者、河流发育史专家杨联康对于眼前一草一木都再熟悉不过。早在1982年,他已经徒步完成了对黄河全程的考察。

  正是有这样的经历,他也成为之后“黄漂”启动时的智囊。在黄河大峡谷国际漂流公开赛上,参加纪念活动的老队员,见到杨联康格外亲切,因为他的研究成果,在当时很大程度上帮助了黄河漂流的队员。

  “那段时间我也在黄河上游考察,当时队员虽有一腔热血,但是甚至连可靠的地图都没有。他们有人来找到我,我也尽我所能提供帮助。但后来的进展也说明,他们在河水中的实践,和我的理论研究也是存在很大的区别,”他说。

  距离他不远的高处人声鼎沸。在黄河大峡谷国际漂流公开赛上,观众们为来自国内外11支代表队的漂流者忘情欢呼,杨联康却始终不改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淡淡地说:“他们是来看热闹的,而我,是验证35年前的一个预言。”

  他拿出1982年的一份考察报告,结论中写道“要充分利用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开发黄河旅游资源”。“当时刚刚改革开放,在很多人眼里旅游还是一件很奢侈的享受。但是现在,对面的碛口古镇打造出的旅游品牌已经举世闻名;河对岸,吴堡县的北边有佳县的白云观,南边有壶口瀑布,吴堡在打造漂流基地,沿黄河公路晋陕段马上开通,就相当于把这些珍珠串成了项链。”

  说到激动处,杨联康谈起与黄河以及黄河漂流的缘分,于是拿出一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的诗歌,并且念了起来。

  “这就是今日的万里黄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北方中国,我们的先人曾在这里生息、劳作,我们的同代正在这里创造新的生活,”他的声调提得很高,甚至有一些颤抖,“我多么想再一次走访黄河两岸的人民,再一次随万里浪跋涉万里黄河,喝着甘甜黄河水,唱着唱不完的黄河的歌。”

  但立刻他又恢复到了学者的理性。“35年之前我的预言,黄河两岸不断开发的旅游业已经证明了。我希望35年后,这里的旅游业和体育休闲产业能够真正带领陕西、山西老百姓们富裕和幸福。”他说。

   1 2 3 下一页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71121363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