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彧”王劲松:当年做“北漂”全因傅彪

2017-06-29 10:16
编辑: 汪艳
来源: 新京报

    王劲松,很多人听名字会误将他与另一位演员混淆,但是看过他戏的人,都能立刻想起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他曾出演《大明王朝1566》中的杨金水、《北平无战事》中的王蒲忱、《琅琊榜》中的侯爷言阙、《麻雀》中的李默群、《大唐荣耀》中的李亨……

    在热播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中,王劲松饰演的荀彧多次施计帮助吴秀波饰演的司马懿走出困境。但这位对曹操“又爱又恨”的汉臣,也即将在本周末下线。此前,吴秀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我们给所有演员进组时看的戏都是劲松的戏,告诉他们,你们要是找不到感觉就去看看劲松老师演的。”谈及多年来一直扮演老生角色,王劲松向新京报透露,只因傅彪生前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军师联盟》

    曹操所赐空食盒造型取自马王堆

    王劲松酷爱历史文化和收藏,拍摄《军师联盟》时,也将这一爱好带进了剧中。“历史上,荀彧是病死的。我偶然一次看《三国志》的注解,说曹操送给荀彧一个空食盒,最终荀彧郁闷而死。”本就喜欢文玩的王劲松好奇,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食盒。“后来我查到马王堆出土的一个‘君幸食’,是一个六棱的大红漆漆盒。就建议空食盒取‘君幸食’的造型做个三层盒子。之所以是三层,是因从荀彧出仕到他死正好是30年。这30年,荀彧作为汉臣出现在曹操身边,最后曹操送他这个盒子是有用意的。但为什么是空的?意指汉献帝的俸禄没有了,再吃就是曹家的俸禄,可不可以。就是这件事把荀彧逼死了,因为他是汉臣,他还是对汉室忠心耿耿的。”

    A 结识傅彪正视“面子”问题

    如今,王劲松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几乎让人忽略了他原本是江苏人。出生在苏北徐州,高中毕业后,他考入了南京市话剧团。“当时,话剧团把我送到了戏校,叫代培生,学了两年话剧表演。”毕业后,王劲松顺理成章地留在了话剧团,到如今工作关系还在那里。

    30岁之前,王劲松在南京生活得很滋润,除了平时排排话剧,偶尔也接演一些在当地拍摄的影视剧。日子本来过得安逸,他对自己的未来也没太多奢求。1999年,王劲松参演电视剧《等你归来》,“这个戏当时就在南京和常熟拍,我演一个反派,剧中最大的反派是傅彪。”

    除了对手戏多,进组后王劲松还和傅彪住了斜对门,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每天晚上,他都穿着睡衣,拿着大茶缸子,敲我门,喊我过去找他聊天。”有一次,傅彪开着戏中的奔驰,带着王劲松出门,问他:“劲松,你是一个好演员,但如果待在这里可能就要被埋没了,你应该到北京去。”把傅彪当大哥的王劲松,回答得很直接:“我在这过得挺好的,有体面的职业,还经常能有一些剧演。我不愿意去北京跑组,跑组就会有一些人情冷暖,很没面子。”傅彪沉默了几秒,突然说了一句:“你觉得你现在很有面子吗?”沉默了许久,傅彪又问:“你过年在哪过?”王劲松说回家陪父母。“你先回家过年,然后收拾行李到北京来,买了票后,打个电话给我。”

    B 30岁时被“逼着”成了北漂

    这段对话结束后,王劲松并没有把北京之约放在心上,“人家就那么一说,我还真收拾东西去麻烦人家呀,那就不懂事了。”等到了初六,王劲松的电话响了,是傅彪:“买票了吗?不是说好了吗?”被这么一催,王劲松赶紧买了票拎着个小箱子就来了北京。那年他30岁。

    “当时他开着他那辆白色的捷达来接我,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带那么少的东西啊?我说我就来看看你,就待几天。”傅彪说:“你是来拍戏的,你得在这演戏啊。”就这样,王劲松算是在傅彪的鞭策下,放下了面子,正式成了一名“北漂”。

    “他每天都带着我去见各种导演,第一句话就是‘这是我的好朋友,好演员,他价钱不高,你只要用他,我无偿给你串戏,你说去几天,我一分钱不要。’”就这样,没有了四处跑组的尴尬,初到北京的王劲松接演了不少角色。

    也正因此,傅彪的离开,对王劲松打击很大。“我知道他的习惯,他的手机永远24小时开机,睡觉时也是放枕头边上。我2004年拍《恰同学少年》的时候,在湖南,给他打电话打不通,而且是连续一个星期都打不通,后来我还是在新闻上看到的消息。知道他生病之后,直接买票回了北京。其实到现在,这么多年,我也没觉得他已经离开了。他走前清醒的时候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你把老生演好,演好了你有饭吃。’”

    C 拍戏“受苦”那是演员的职责

    因为有了傅彪的提携,王劲松基本没经历过艰苦的生活。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对于出演的角色也从未喊过“苦”。

    在张黎导演的《大明王朝1566》中,王劲松饰演太监杨金水。剧中杨金水被押解回京,不仅要接受审讯,还要受尽其他太监的凌辱。“首先就是浇凉水,一桶一桶的凉水往身上倒。我数了数总共是12桶。当时光着膀子,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盖,风一吹过来冷得我直打哆嗦。有一场下河的戏也是在5月拍的,下去的头两步没感觉,一旦到了膝盖,就感觉流动的水如同加了冰块一样。”

    为了测试杨金水是否是真疯,太监们拿针灸用的银针刺他。“制片主任说,特意给我请了中医,所有的穴位都是偏移一点点扎进去的。”针灸过一段时间会退针,但又没拍完,大夫就把针再戳进去。开拍时是上午10点多,一直拍到中午1点半。张黎导演就跟王劲松商量,“1点半了,大家都没吃饭,能不能坚持下让其他人快点去吃,要不饭都凉了。”王劲松当时脸上、脑袋上全是针,也说不了话,就光点头。等大家吃完饭,又拍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拍完。

    “我们这个职业,可能有媒体宣传的需求,但很多时候我其实并没有觉得辛苦。比如说夏天穿棉袄、冬天穿衬衣,这是一种苦,但是对于这个职业并不是。你说铸造车间的工人,钢水出炉多少度?难道夏天就不出炉了吗?人家也在工作。”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232099